人生是在偶然中前行的释然之旅

当人们在旅途中遇到一座矗立在面前的高山时,需要做的并不是望洋兴叹绕路而走,也不是一鼓作气翻山越岭,而是慢慢拾阶而上,在山涧处取水,在山腰凉亭歇息,在山顶湿雾弥漫里吞吐烟气,旅途,重要的是点与点之间的连线。

 

幸好我没被‘2004年东京国际动画博览会优秀作品赏’、‘豆瓣评分8.8的动画电影’、‘与宫崎骏齐名的动画导演作品’这些令人闻名遐迩的头衔吓到,不然可能在观影之前就抱着期待与崇拜的主观情绪去赏析这部《东京教父》,但那对于客观的影评来说确有失偏颇。

 

在观影之前,仔细看了制作名单,用当下流行的话说简直是‘神仙组合’——发行公司是大名鼎鼎的索尼;而出品是由日本老牌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担当,其代表作品有《魔卡少女樱》、《死亡笔记》、《一拳超人第一季》等,都是观众耳熟能详的优秀作品;导演今敏,仅就导演作品而言,作为处女座粉墨登场的便是1997年的《PERFECT BLUE》(汉译:《未麻的部屋》),即使天妒英才的他在46岁便因罹患胰腺癌不幸去世,其留存于世的四部动画电影,一部电视动画与两部一分钟动画短片也使他获得了诸如‘动画界的造梦大师’、‘动画界不可推倒的标杆’的称号;人物设定是由塑造过《地球防卫少年》和《钢之炼金术师:叹息之丘的神圣之星》众多鲜明角色的小西贤一担任;而色彩设计是善于运用大量冷色调与少而精的暖色调形成强烈对比从而渲染气氛的大师桥本贤,其代表作《进击的巨人》、《寄生兽:生命的准则》和鲜明的科幻、悬疑风格与导演今敏更有珠联璧合之势。一部电影佳作中非常重要的拼图模块便是配乐,而《东京教父》的配乐、编曲、是由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近些年来御用原创音乐师铃木庆一。

 

当看到这些业界顶端公司和人士联袂出品这部电影的时候,私以为已然是顶级配置了,但看到配音演员表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此山之高,欲与天公试比也。且不说主角金的配音演员是日本元老级人物江守彻,随意翻看不超过二十人的配音演员表,随便挑出来的例如配过《地狱少女阎魔爱的能登麻美子、《魔神》系列中兜甲儿的演员石丸博也、《圣斗士星矢》中射手座艾欧洛斯的演员屋良有作、《新福音战士》中饰演加持良治的山寺宏一;配音界著名的大冢明夫在影片里只饰演了一个台词不超过五句话的配角医生,从头到尾只有哭声的婴儿清子的饰演者是《蜡笔小新》中给野原葵配音的兴梠里美。看完制作名单,很难想象到在2003年受经济危机和大地震影响的日本社会背景下创作出的《东京教父》制作经费高达3亿日元,群星汇聚,舞台筑起,台前幕后的这些位无一不是角儿不是腕儿,整部电影砸下来可以说是彼时动画界的半壁江山。就算是时任MADHOUSE社长的丸山正雄也亲自企划,全力支持加大制作预算。

 

人们通常会盲目地一头扎进山里,埋头攀登,无心看风景,就算闲庭信步走马观花地阅览,也很难想象到,这漫山遍野的翠然生机,是由无数黄土基石铺垫而来。在影片评析之前容我用如此之长的篇幅来一一细数这些制作人们,同时也向所有的艺术创作者献上最大的敬意。正因为他们是顶级配置,观众的标准应该更高,要求应该更加严格,这样才能做出负责任的中肯的评价。

 

电影虽然作为一门综合艺术,但其又具有独自的艺术特点,电影在艺术表现力上不但具有其它各种艺术特征,且其产生的名为蒙太奇的独特叙述方式使之在出现的短短一百多年间便成为人类历史上的第八大艺术。

 

剧情方面,影片《东京教父》讲述了一个由三个流浪者阿花、金、美由纪寻找弃婴清子父母过程为主的故事,而围绕着影片的主要事件,还有三条辅线故事——在寻找清子父母过程中三人分别对于自己的人生经历释然的叙述。在时长只有92分钟的影片中讲好四个故事且角色控制在二十个左右,难度可想而知。

然而影片并没有运用可以浓缩时间和事件的旁白技术,也没有简单粗暴的字幕提示。仅在剧本上运用巧合与偶然事件精确设计了故事线重叠点来使整个影片更加饱满并且增加了层次性。例如在刚开始寻亲之旅中,美由纪因在电车上碰到父亲仓皇而逃,为简单的故事进度添加了在墓地找到婴儿食物和抛硬币选择方向以及之后遇到黑帮老大太田的戏剧效果。而少量角色的设定使影片在展现多层次的同时又不会使观众们因为繁多的角色而感到疲倦和困惑,并且还能有更多空间来丰富角色形象。例如美由纪回忆刺伤父亲时的场景中,关于美由纪的母亲描绘只有低头哭泣祈祷的一个短镜头,更多时间用来展现美由纪与父亲的冲突上。又或者当金在医院中偶遇自己的亲生女儿清子时,借由清子的口中说出即将结婚的对象便是之前与金对话的医生,而医生的台词与镜头之少可以说是点到为止,给予金与清子更多空间。关于巧合的设计与运用,《东京教父》可以说得上炉火纯青,每次当三个人看似走投无路希望渺茫的时候,契机却又出现,使剧情紧凑抓人心,给本该残酷氛围的影片增添了许多喜剧欢乐气息。

 

镜头方面,镜头是电影的语言,对于拥有四条故事线的《东京教父》来说,简洁明快的短镜头更有利于完整的讲述故事,但分镜显然没有这样做,大量运用了时常在七到十秒介于常规长短镜头标准的缓冲时段镜头,这无疑对剪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在有限的时长里既要讲完故事,还要讲好故事。对于整部影片的节奏把控必须犹如手术刀般精确切割剪辑。既然是讲述故事,大量客观镜头,无疑是体现角色关系,展现冲突和反转的最佳之选。但是在镜头取景有异于常理,导演在人物对话的桥段中,使用的全景镜头更多,全景镜头主要作用是体现角色与环境关系,在全景镜头中人物会显得占幅过小从而不能细致表现角色互动。但是反思这是一部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且主角的身份是街头流浪者,那么人物与环境的关系较于普通角色而言更加重要。又因为主角的可怜遭遇和弃婴故事本身,为了营造压抑艰难的氛围,影片也是使用了大量封闭式镜头,使镜头中的环境或者背景多为对称,例如圣诞节第二天早上美由纪和金在垃圾站前找到抱着清子的阿花时。

(在墓地时阿花和金争执是否要将清子交给警察局的过程。)

而镜头切换也按着剧情发展的节奏,从一开始多渐入渐出,到后来的紧张的多近景短镜头切换,都堪称业界标杆。

色彩与配乐方面,不得不说桥本贤和小西賢一搭档的相得益彰,

关于桥本贤的色彩,前文已经简单介绍过,这种强烈对比,小块的暖色光芒像是照进了当时心灰意冷的日本群众的人,也传达了导演对于生活美好的期望。而小西賢一的配乐编曲,从电影一开始圣诞节温馨的小号,到中部部寻亲之旅曲折艰难的弦乐,到最后追逐拐走清子的幸子用到的架子鼓点,其符合并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相信我在此也不必多言。

 

细节方面,是我对《东京教父》这部影片评价最高的地方,还是回到时间问题,如此丰富的故事情节最大的敌人就是讲述故事的时长问题,过短可能会让人摸不着头脑,过长又显得繁琐无味,尽管一个半小时对于这部影片来说已经是非常紧凑的了,那如何更进一步完美展现故事,在刻画上更加精细以精益求精或传达作者的想法呢?细节。片中大多数观众都能发现的细节是1225这四个数字,其寓意也简单明了,圣诞节的日期,你会看到1225储物柜的钥匙、车牌为1225的出租车、12250元的出租车费用、停在12;25的表、1-2-25的门牌号,重复的出现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强调圣诞节这一节日,传说耶稣降生的日子带领人们走向光明的希望。而更加严谨的细节比如在追逐枪击凶手所坐的出租车时,金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前自行车运动员的男人竟然还跑不过一个中性者阿花,这一点在后面也照应了金在一开始就在说谎,掩盖自己懦弱逃避的事实;片中阿花在三个不同的阶段曾说出三首日本古典短诗俳句,能恰当的总结影片一段的情绪,而作为流浪者阿花为什么会吟诗,所以你会在开头的垃圾站处美由纪将《世界文学全集》砸在金脸上的时候,阿花立马就惊呼出声说:“那可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可见在人物设定上的谨慎。还有阿花和美由纪在桥上遇到幸子质问为何遗弃婴儿的时候,说谎的幸子眼神左右的飘忽不定;更多的细节在小混混殴打金时,双方站在两边,后面大楼上的灯像极了格斗游戏的血条,甚至为了给不给这个情节配上格斗游戏背景音乐小西賢一还专门把制作组人员召集在一起郑重其事地开了个会讨论。

(两人头上的灯代表血条)

(金倒地,左边的灯全灭,代表血条变空)

细节不仅仅体现在画面中,如果带着耳机你会发现在阿花在电话亭里打电话的时候,镜头是老金的视角,而阿花的声音真的是隔着玻璃发出的,还有金在路上抬腿踢飞空易拉罐的时候,对立视角的观众可以发现那一声踢易拉罐的声效是左声道,只戴右边耳机是听不到的。更多细节可谓是数不胜数,只能说整部影片每个镜头每个桥段都是细致入微的处理。

 

以上都是电影技术上的高水准体现,像是在山脚下的时候赞叹这山是多么高耸,悬崖如此锋利,山涧蜿蜒,山体巍峨。可是真正进入进入山中后,才能慢慢体会到导演今敏想传达的思想可不只是讲好一个故事。

从一开头的圣诞发放食物,到频繁出现的1225,再到多次插入的《欢乐颂》,无一不是今敏对基督教的描写,可是日本是一个传统信仰佛教的国家,甚至在德川幕府时期基督教的传入遭受过严重的打击(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沉默》),而影片题目就叫做‘东京教父’。

回想起今敏自己说过的话:

“我从未想过‘东方式思维’这个问题,我自己身为日本人肯定不会太考虑这个问题,但我看完影片后却出乎意料地感觉到了东方的味道。因为我基本是受西方电影、特别是美国电影的影响,希望能形成自己的电影风格。多数美国电影结构性很强,故事简洁而易理解。我虽然深受美国电影影响,自己的风格却变得很‘东方’,这点很有趣。”

这确实是带有今敏个人风格的电影,在故事题材人物处理上都非常东方,但是在故事讲述的戏剧程度上非常西方。另外,让我感到最有设计的是作为整部影片最有人情味,最可爱,最善良的人阿花,是一个中性者,并不偏袒男女,而是塑造一个这样的角色在必要时还能取得喜剧效果。而众所周知的事情是,喜剧背后往往都藏着悲剧,如果说老金的释然是女儿清子的原谅,美由纪的释然是父亲的原谅,那么阿花的释然就是所有人的释然,是清子的找到父母,是金和美由纪回到家人身边,是妈妈桑的平安健康,甚至还是幸子的生命。而她自己的身体与处境,都从未考虑过。看完电影后令我久久不能忘怀的便是那个青鬼的故事。

 

虽然我对这部影片的评价非常高,但是这并不能阻碍我认为它的表现手法太过奇幻,虽然有人说这是今敏最现实的一部作品,我承认,对于今敏而言,的确贴近现实,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还是太过于梦幻。人们评析时借阿花的口,认为清子就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因为清子,才会有那么多奇迹发生,但是在我看来,上帝是不存在的,反倒是电影中社会上的人们都太反常了,随意碰洒油漆的工人、过马路被车撞的路人、被压在轿车底的黑社会老大、开着救护车出了车祸然后求救要叫救护车的司机、中了十万日元就认为自己的人生有了转折点的泰男,每个人都过得尽显疲态。反倒是三个主人公每天精神旺盛,尽管每天都在为温饱发愁,但也都拥有着善良的心。尽管《东京教父》表达了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态度,表达了在逆境中相信有奇迹发生的美好愿景,表达了底层人物的朴实与友爱。但它终究是一部高于生活的文艺作品,也许我们不该给人们那么美好的期许,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地美好,也不是每个人都是清子,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奇迹也不是时常发生。而对于我个人而言,阿花就是天使。

 

最后关于今敏,虽然这部《东京教父》满载了今敏对生活的热爱,但我想遗憾还是有的,做开放结尾的中了两亿大奖的彩票和对于阿花身体状况描述的含糊其辞,记得老大爷去世前交给金袋子的时候说过:“知道我的身份后,会给某些人添麻烦的。”这些细节背后隐藏的意味颇多。也许善良的今敏不愿让人们看到那些真实的黑暗的结局吧。当艺术工作者放下笔的那刻,就是他离开的时候。忘记了是谁曾经这样说过。当我终于领略完整座高山,在后山的背阴处,看到了一座名为《造梦机器》的凉亭,看样子还没有建完是个半成品,而更遗憾的是在亭子前面,伫立着一块刻着今敏二字的墓碑。

 

“最后,感谢一路阅读这篇落落长文的读者,谢谢你们,我要怀着对这世界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放下我的笔了,我就先走一步了。”今敏在遗书的最后这样说道。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