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物描写的真的只是高中生吗

补评,此文打四星,扣在动漫,制作组强行梳理大老师思路以至于造成了很多主观因素,立意与原作比起来颇为不明确。而春物的小说则可以说是我在acgn界看到过的思考最具理性最为细腻的作品之一,上次这样觉得还是白二和苏晴日。

偶然之间兴致勃勃想评论下春物,很多大佬(春学家)都评过了优点和思考,我则反驳一下某些跑偏和肤浅的观点。

第一,如标题所说,很多人都说“春物描写的是高中生关系群像,但经历了社会就觉得稍显幼稚了”,我觉得这些人是要么只看过动画,要么可能看到一半就放弃思考和跟进的人,这方面偏偏b站尤其如此。首先渡航本作,与其说在写比企谷(一开始那逗逼的大老师)不如说视点不知不觉便转到了自己,写的东西从“为讨好读者而编写的轻松日常”转为了“为自己而写,为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而作的文章”就如同他在采访里所说的,虽然结局早已想好,但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会写出这样的故事(但最后一卷还是“暴露”了商业目的呢,不过渡航也频频讽刺过春物是一部十足的商业作品),以至于甚至有中途舍弃读者之嫌,不知不觉就筛了一波粉丝。而再从我的理解,渡航采访,和渡航的后记为出发点,我认为春物实际写的是社会上的人际关系,范围缩小点,职场,因为太多发言实在是职场之上的经典会话,春物之中的吐槽和情节发展对职场人士来说简直一见如故,这其实就部分否定了作品纠结于青春伤痛的观点,而更进一步,其实这才是开始,有很多人出言“大老师不如叶山,在社会上根本活不下去。或大老师所说的几乎经不起推敲,只是根据经历的单方面整合,而读者泛起的只是不知其意义的共鸣罢了云云”这类人与上述所属同一批人,也是我说他们估计看春物到一半估计就放弃了思考的原因,也从这一点,我觉得部分人估计只看到了大老师对自己对人际关系解读的坚持和孤僻者的自信,以及粉丝因同为孤僻者,或同为高中生而产生的的共鸣,但春物绝不只局限于这一层面(即使他似乎并不期待读者超越这个层面,算了,渡航从来没想过让读者“理解”),这同样是我说“这才是开始”的原因,因为不仅上述读者这么认为,杜航也这么认为。前期可能不明显,但后期,先不说真物的出现,对前期大老师坚持其准则,“理性”和孤僻个性与行径的行为,渡航在真物宣言前后的剧情中可谓给予了全面的讽刺和否定,而借静的话语引入了更为发展,惨杂着感性和真正的“清醒”的理性思考。而真物的探讨,简单点,则可以说是打破大老师,雪乃以至于以前一贯坚持的思维框架而进入新的领域,由经验的片面解读到杜航真正想表现得发展的态度和思考的分界线,也是春物的超脱和步入“魔幻主义”的标志。春物还融入了类似相互依存,相互信赖的思考,仅用高中生群像更加无法涵盖所有,有人说春物具有的意义终究局限于轻小说,我认为其目的是如此的,但内容上,允许我尬吹一波,我个人觉得它不无跨领域的文学层面的意义,例子上,日本各大报纸和acgn的评论界都有过春物信息爆炸的时刻,就比如读卖对春物的评价上“比企谷八幡或许是这个时代必然的产物”,这就与鲁迅二心集关于文学及存在意义的观点重合了,文学不仅是个人的文学,是对行为的思考和探究,更是与时代契合,对时代有意义的产物,我觉得春物做到了这一点,而只因为现实不可能与春物等同就否定这一点就太过分了,别忘了渡航的一贯属性,从春物到少女编号,春物不仅是“描写”人际关系的作品,更是“讽刺”人际关系的作品,这就让他的写作目的与现实有了联系。综上,我觉得只否定“春物是单纯描写青春群像的,幼稚的作品”或是“春物吸引人的地方或优秀之处只在于他能引起共鸣”一类的观点就没什么不好理解得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