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终

本专栏涉嫌剧透,不想被剧透者不要看。

看完后我个人将终分为5大段第2段最久

一、现在大家都已经看到的前12分钟

二、第三村落

三、决战前

四、决战中

五、真心为你

第一段大家都已经看过了就不需要多谈了

第二段:第三村落(不会过多描述真嗣,整个第二段到结尾之前男主都是活死人)

画面开始,明日香带着黑波、真嗣在移动。

黑波距离明日香大概3步的距离,真嗣10步开外。明日香一手指南针一手拿着小背包,似乎是在找方向。时不时还要拽着真嗣往前走,黑波跟在后面。真嗣是活死人状态。走了很多天。

终于在一个夜晚,真嗣到了极限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同时3人也被一个开着车的人找到。

画面切换——-

醒来的真嗣发现自己在一间屋子里,已经是医生的铃原(学校那个穿黑色运动服打男主的人)用医用手电筒照着真嗣的眼睛看真嗣是否有反应。“哦,终于醒了,还记得我嘛?是我啊。铃原!”

给真嗣换衣服,和黑波一起从医院带回了自己的家。并大概介绍了下现在的环境。

【现在的地方是个村落,因为经历了三冲,所以都很老旧残破,人口不过1000左右(也可能是3000左右、记不清了)。告诉了真嗣自己与班长结婚有一个孩子。做饭给真嗣和黑波吃。真嗣一动不动一言不发自闭坐坐在墙角。(参考TV版自闭时的样子)铃原的父(也可能是岳父)对真嗣很不满“饭是辛苦做出来,不吃对不起做的人”大致是这个意思的言论。被抱着孩子回家的班长劝了下来。黑波看着婴儿问“这是什么?用手摸了摸脸颊,好可爱。”铃原“だろ!(是吧!)这可是我的孩子!班长“凌波也还是老样子呢。真是太好了。”黑波“不是,我不是凌波”班长“是这样吗?长得真像呢?有名字吗?”“名字?”“那以后就叫你そっくりさん(直译为很像宪法,很相像君 )好了”晚上班长给孩子喂奶,黑波“这是在做什么?”“吃饭哦,现在还只能这样”黑波摸了摸自己的胸然后又看向班长“相像君的话,现在还做不到哦!”剑介来到铃原家询问了情况并表示想把真嗣带到自己家。

———-路上像真嗣说了自己的家是车库+车厢(没注意听当时)改造的。剑介停车让真嗣先进去,进去后的真嗣看见了洗完澡只穿了内裤搭着毛巾出来的合着牛奶的香香。“你每次都能看到我这个样子呢,怎么样?我的身材有没有变好?”真嗣抬头却看到香香脖子上的自曝圈,回想起了自己面前爆炸的熏,当场吐了出来。剑介进屋“怎么把他带回来?”“因为我觉得真嗣在我这里或许更好一点。”“反正这是你家,你决定好了”【第三段前香香一直叫真嗣ガギ(小鬼)而不是以前的バカ(baka)真嗣】

接下来几天真嗣都是躺在地上做一个死人,想想都是内裤➕不拉拉链的夹克在类似床上(沙发?)玩掌机。黑波“おはよう(早上好)是什么意思?”班长“是对今天接下来的祝福”。黑波被村里人拉去干活,因为这个村子属于干活才有饭吃。(没干活的香香真嗣只有压缩饼干吃)第一天 是被村里教插秧,黑波喜欢猫,会在工作结束的路上看看电车地下的猫。第二天是洗萝卜,村子里的孩子给了黑波一个白萝卜“这是你工作的额外奖励”“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你”“这种时候应该说ありがとう(谢谢)”“谢谢”。  “谢谢是什么意思?”“是对照顾关照帮助自己的人的感谢希望他们能过得更好的咒语”班长回答道。第3天结束路过一个改装成图书馆的车厢,看见好多孩子在看书“你们在做什么”“看书,很好看,你没看过吗”“没有”“那这本借给你 ,但是借的东西一定要还哦 ”“谢谢”——–“喂,你差不多了吧”还是死人状,香香生气,骑在真嗣身上一手撬开嘴,一手强行把压缩饼干塞进嘴里“给我吃,不管你怎么想,不吃就会饿死,我可不是 为了救一具尸体才努力了14年。”喂完会去接着打掌机。真嗣边哭边咳嗽。第4天早晨真嗣一个人离开了剑介家“切,真是个小鬼,又离家出走”香香。第5天澡堂“相似君叫什么啊?不会真的是相似君吧”一起工作的大妈问黑波。“果然还是需要一个名字啊”“名字”黑波默默的说着夜里,黑波照看着婴儿,随着战斗服滴得一身黑波看了一眼战斗服手腕的时间一头倒了下去。第6天黑波来找真嗣“不在哦,一个人离家出走了,要去找他我可以告诉你地方”(明日香隔三差五会去真嗣所在地确认情况)“嗯,谢谢”“你们凌波系列队他的感情都是植入的,并不是你的”“嗯,就算这样也无所谓,我现在觉得这很好”“是嘛,顺便把这个带去,差不多也要到极限了”真嗣在一个只剩下半边的残破的高楼残骸面朝大海自闭“借了得东西要还回去”把真嗣的核能听歌机递了过去“这不是我的”一把扔了出去。“村里人让我起个名字,我希望你能帮我起”“你不是凌波,无所谓的吧”放下饼干“我还会再来的”(香香那里拿到的是1盒,但给真嗣的是两盒,不多说都懂)。之后每天工作完的黑波都回来找真嗣直到夜晚才回班长家。香香依旧隔三差五来看这两个人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