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亡者的遗歌》手抄本

那一天你路过渡鸦堡的集市,听到一位长耳朵的吟游诗人用婉转的歌声如是唱道:

长月当空,细水潺潺;

遥望东南,此心寄汝;

家族之名,于我如浓雾;

同君之约,于我如新露;

却难择耶,绪若游丝;

纳黎撒拉,佑仆出航;

怒浪袭来,也作等闲;

小叶漂泊,此情绵绵;

军刀已蚀,久挂于腰间;

无名印玺,长示于人前;

此身非我,叹若游丝;

骷髅旗下,忘宗奇耻;

旭日昭昭,波縠粼粼;

遥望西北,此身已残;

敌酋将至,焜焜焉势若雷霆;

同侪俱没,黯黯焉羸若残星;

花开花落,气若游丝;

安拉斯蓝,让我再见她一次;

虽然最后一句于整首歌而言显得格格不入,但闹市区的人罕见的安静倾听着,连你的侏儒伙伴都为之流泪,你给了那个吟游诗人一些金币,作为回报,他把这首曲子的手抄本送给了你。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