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厢春思嘱人知——狐妖小红娘

深夜未眠,终究还是忍不住想絮叨上几句,作为凌晨的低语。

断断续续追了一年,动画已经看到沐天城,漫画也紧贴着最新话。不夸张的说,作者通过一个个不落俗套,姿态横生的故事,已然把情之一字成功阐述到了极深刻的地步。坚守的爱,成全的爱,执拗的爱,卑微的爱……以续缘为切入点,所有的人间悲喜,都在故事中一一呈现。故事虽以恋爱为骨架,但血肉却是角色们在无数个命运巷口里,做出的关乎种族、良知、信念与自我的抉择,饱满又温情。比起凌空高蹈的道德煽情,我更喜欢这样“憔悴也相关”的故事。土狗了一千年的梵云飞,花海里为爱远走的东方月初,公私分明又爱得勇敢的捕快律笺文,以命换命证明平丘人格独立的南国公主……这些在所谓“小情小爱”里兜兜转转的小家伙们,在赚足了眼泪的同时,还启发着我们如何寻找自我,直面矛盾和追逐伟大。

而抽丝剥茧般的剧情,又在甜虐交叠的感动里,保持了故事的高质量发展,使之不至于沦落成无营养的兴奋剂。刘永济《词论》:“文艺之美有二要焉:一曰条贯,二曰错综。条贯者,全体一致融注之谓也;错综者,局势疏荡转变之谓也。错综之极而仍不失全体融注之精神,条贯之极而不失局势转变之德性,此所谓体势相偶合也。”不同篇章,立意和抒情各有侧重,主角的身份设置和情节的拿捏能看出作者命意所在。如一朵花的花瓣,相映成趣,缺了任何一瓣都不会完整。而深刻的相爱总会作为定海神针贯穿着每一篇。前世与今生的非线性叙述,以及多篇章穿插揭露同一人物的互见法,都让故事推进得灵动又丰满。环环相扣、草蛇灰线的伏笔和照应,使故事精细的同时也足够磅礴,可以撑起作者的宏大世界观野心。而所有爱恨交织的故事,又由白苏两人的走向串起(比隔壁躲在农家玩消消乐,把主角给忘船上的跑题动画可好太多了),像除夕夜的烟花,时针在零点振臂一呼,整个人间便风风火火地次第盛放。

无论是情节还是立意,狐妖都站在了绝佳的高度。诚然,分析细处,还有诸如强行解释、矛盾铺垫偏虚和节奏收放不自然等等问题(在南国篇,金晨曦篇等世界观大体量揭露的篇章里,这种捉襟见肘显得格外突出,甚至圈外篇作者为了世界观的表达,有时会强占本该作为作品核心,也是作者得心应手的恋爱环节,以至于捡芝麻丢西瓜。可以看出小新大大的手忙脚乱⸜₍๑•⌔•๑ ₎⸝)。作者想故事的能力绝对一流,但是讲故事的技巧稍逊一筹。但狐妖的篇章永远都是对主题的补充,每一篇都有它存在的意义,而不是相似故事的无聊重复。所以,这些吃力不讨好的支离,正说明小新大大在不断正视自己,一直在极限边缘寻求突破。他完全可以只写甜甜的恋爱,只在无压力的各种续缘里撒糖,观众磕得开心,也不会因笔力不够而产生纰漏,但这样的狐妖,并没有足够深沉的内核。作者顶住非议,拼老命把世界观和深度提了上去,让狐妖更优秀的同时,也成为了一部有调性的动画。因此,狐妖在宏大叙事里暴露的缺点,反倒让我更加敬佩作者——狐妖火了,但他没有把狐妖当圈钱工具,而是始终保持对作品和观众的责任感,在认真雕琢一个有灵魂的作品。而对一个敢于踏出舒适区的作者,我总是满怀信心,等待他将作品一点点打磨完美。

《世说新语》里记载名士王戎曾说:“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苦情树的世界重一个缘字,我们与狐妖的相遇,又何尝不是缘分。情有所钟,听之任之罢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