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二次元?编辑部二次元浓度大起底!| 动力圆桌Vol.2

文 / 易碎


大家好,这里是我们不那么新的新栏目“动力圆桌”,我是本期的主持人易碎。

动力圆桌是一档月更的编辑部话题栏目,我们每月会挑选一些编辑部内的热门话题,把我们聊天、吵架、撕逼的过程整理成文字分享给大家。

在上次第一期的结尾,我试图通过反奶来增加这档新节目的观看量…….结果并没有多少人看!

太惨了!

但是俗话说“正因为没有意义所以才要去做”,虽然没多少人看,但动力圆桌还是得做下去,这一次我们将放下包袱,起底编辑部各位同事的二次元浓度,如果有人藏着掖着就会遭到其他同事的当场揭发!一个都跑不了!

肥皂:二次元对我来说是下饭的东西,平时吃饭的时候总得看点东西,最近也追了几部动画下饭用。

易碎:那你之前拿《最后生还者2》的录播下饭是什么情况?

肥皂:额……总之现在周一到周末都有的看,既有《咒术回战》这种热门的,也有《奇蛋物语》这种黑马,也有《BEASTARS》《Dr.STONE》《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悠哉日常大王》等一堆第二季、第三季、以及《天地创造设计部》这种相对冷门点的。

易碎:好家伙你搁这报菜名呢。

这是肥皂提供的B站追番列表

肥皂:目前看着最快乐最轻松的还是《堀与宫村》,也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终于等来了动画化,虽然动画删减了不少原作里的内容,但这种毫不腻味的直球狗粮还是香啊。

《岸边露伴一动也不动》也是出了之后一口气把4集都看完了,虽然没有了替身战斗,变成了牛鬼蛇神的恐怖故事,但整体风格上还是那味。

《全员恶玉》前段时间也补了,反正《新弹丸论破V3》都通关了,我觉得小高放飞自我也就这样了,似乎这几年也没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NANA》想起来就看一集,但是身为纯爱战士怕胃疼,每一集都心惊胆战,生怕来个胃疼情节,不是很敢继续往下看。

漫画就是靠B站带会员每个月给的那10张阅读券1个月看10话,可惜《化物语》漫画好像中间停更了好几次,想看大暮维人笔下的小忍和老婆荡漾。

在我向吃人传达“二次元浓度”相关问题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的回答是:“啥?二次元?我和你说你聊天归聊天,别骂街啊!谁看那东西!”

是的,他迅速给予了否认,但是我相信大家也都明白,越是快速的狡辩,越有可能是欲盖弥彰,越是不承认自己是二次元,背地里肯定没少看。

于是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吃人还是妥协了。想不到他还是一位学究型二次元选手。以下是他的小作文,一些过激言论仅代表他个人观点,游戏动力概不负责。

吃人:在我印象里,能提的上名字的“动画片”(对我还是喜欢叫它动画片),《剑风传奇》算一个,97年的tv版。然后就是鲁邦三世这个系列了,近几年唯一看全了的就是《鲁邦三世PART4&PART5》,再要说的话《降世神通第一季》吧。

对于二次元文化,不喜欢不评价不表态。

易碎:这种喜欢搞批判,接受不了新鲜事物的,我一般称之为“中年二次元”。

太阳鸡:我应该是编辑部里二次元浓度比较低的人,我和二次元的关系就是我最近收集了很多涩图。

啊不对,我是为了工作收集了很多涩图,当然大多数都是二次元涩图,不过现在毕竟是工作场合,直接亮出来还是有碍观瞻,想要了解的朋友可以关注游戏动力微博,迟早会发出来,被不被夹两说,能不能看到就看各位的水平了。

屠狗战士:我也不是很懂二次元,谈谈最近追的番好了…就基本上追了几部续作,《巨人》《Beastear》《石纪元》,还有《回复术士》(这个感觉跟无职转生差不多,说出去怕被冲)。

除了动画我还会看特摄,今年的《假面骑士Saber》虽说差评挺多,但我一开始还是看得蛮来劲的,不过自从我前阵子补完《泽塔奥特曼》之后,《假面骑士Saber》就再也不香了。

加上网剧《骑士时刻 假面骑士帝骑 时王》里小明哥的21神主牌造型,今年对我来说就跟假面骑士的末日一样了,做个骑士厨真的,太难了。

不过,我还是买了万代推出的假面骑士拼装系列,剧虽然有些一言难尽,拼胶的快乐倒是始终如一。

屠狗战士最近完成的假面骑士Kabuto

“奶奶曾经说过,买不起Kabuto真骨雕的话,入手一个拼装系列也未尝不可。”

啵啵是新来的编辑,之前《赛马娘》手游的文章就是出自他手,这游戏最近在二次元圈很火,所以我们可以基本确定,这个人的二次元浓度不低。

于是啵啵向我讲述了一个故事。

啵啵:感觉自己近期的浓度确实挺低的,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出啥二次元事迹。不过,以前的我倒是浓度颇高,干脆在这里给大家独家披露一件往事,一回想起来就让我脚趾抠紧的那种。

上高中的时候很喜欢μ’s(《Love Live》中的偶像团体),自从她们宣布2016年年初要来上海办一场fans meeting之后,我就特别兴奋的做起了准备。那时候的我运气特别好,演唱会的票一次抢到,机酒也规划的明明白白。

在打理好这些事之后,我就上网订了两支kbx光棒,开始做一件当初不少拉拉人都会做的事情:对着歌练call。

啵啵说的KBX大概就是这个KingBlade X10 ,被称为电棒中的王者,打Call的不二选择

其实自己在家里打打call倒也没啥,但是,我并不满足于此。

2015年年底,学校准备开一场元旦晚会,一些风声走漏了出来,传到我的耳里——有人会在晚会上跳μ’s的《start dash》。

好家伙,这不正是我表现热爱的绝佳机会嘛!

我在晚会当天把两根棒子往书包里一揣,去学校了。

为了不打扰到太多人,我找了一个靠后的位置。在位置上坐定之后,看了一眼节目单,嗯,确实有《start dash》!

于是我把棒子抽了出来。

同学:“嗨,你这带的是荧光棒嘛”

我:“对呀”(按动按钮调试)

同学:“卧槽,还会变色,好高级!话说。这怎么用,在别人唱歌的时候拿出来左右挥动嘛?”

我:“可没那么简单!这是有一套动作规则在里边的。”

同学:“哇哦…”

到了《start dash》,我嗖的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身旁的人:“?!”

我打开了光棒的开关。

周围的人:“?!”

我煞有其事的随着音乐的节奏,做起了“里打”的动作。

然后,我看见前面的人一排接着一排的转了过来。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一言不发,按着节奏挥动着棒子的我。

我呢,按着段落切换着棒子的颜色,五颜六色的光打在我的脸上,直到那段表演结束。

完。

没想到,有一天还能自己采访我自己。

我,尼古拉斯-易碎-不懂二次元。

某三流大学动画系出身,是常人眼中的二次元;

因为吃太多已经长成200斤的肥仔,至今仍在健身房被反复折磨;

动画研究是专业必修课,所以大多数经典动画我也是如数家珍;

在办公室打开推特看二次元色图,看到画得难看的图和同事们进行艺术鉴赏更是家常便饭;

但是!即使是我这样的人!

也不认为自己很懂二次元!

……

行了不整尬活了,总之我就是学动画的,阴差阳错跑来写稿子了。毕竟是自己选的专业,各种动画肯定不少看,每学期期末还得自己动手做短片作业,大多数都是“学动画3年”的水平。

某种意义上,我们这个专业所有人都是二次元,而且是要学习自己上手制作动画的那种,因此浓度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我这种专业水平垫底的差生,反而浓度要低一些。

我看的动画和漫画都是属于比较无聊的那一类,简单来说就是突出一个“怀古”,像是前段时间我还把《机动战士高达SEED》翻出来看了一遍,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个2004年的动画;贰瓶勉1997年画的《BLAME!》我也经常翻看;渡边信一郎的《混沌武士》,我应该也看了不少遍。

当你不得不用“鉴赏”或者“学习”的角度去看一部动画的时候,一定程度上你就失去了“图一乐”的可能性,所以现在,当我不需要以动画为职业的时候,还是多享受一下这种置身事外的出离感吧。

当然,真要图一乐,还得看点

二次元的色代表着人类关于性的幻想的顶点,因为它是一种几乎没有限制的艺术形式,只有接受了这种极致的享乐方式,才可以解放自己的天性,才能激发出自己无限的潜能,所以我曾经建议一位主攻角色设计的室友画色图,后来他真的变成了微博上小有名气的色图画师。

但画色图不一定能解决就业问题,这位朋友上个月刚刚找到工作,而我们毕业已经快两年了。

还是少看点吧。

组长:首先假设我们对二次元内容有一个基本的共识:通常以日系美少女为主角,迎合御宅族趣味的小说、动漫或游戏作品。

那么我可以说,自己离最“纯正”的二次比较远。

瞻仰过不少位列二次元仙班的动画,比如《某科学的超电磁炮》,但还不至于去刷弹幕“你指尖跃动的电光,是我此生不变的信仰”;看《悠哉日常大王》的时候,虽然想过抱着喵帕斯上学,但更多地是羡慕她们在春天的乡下喝野菜味噌汤那种生活感;此外我还特地看过一部百合番《Urara迷路帖》,不过真的只是为了研究日本的狐狸面具。

至于轻小说、游戏、手办、Cosplay等等更加不曾涉猎,可能音乐列表中东方的纯音乐一大堆,但对东方弹幕游戏一点也不感冒。但是,这又并不妨碍我很期待还没上线的一款二次元风格的游戏——《黄昏沉眠街》,预告片中那个如同被世界遗忘的安静小镇真的太有感觉了!

《黄昏沉眠街》:少女、猫和空无一人的小镇

前段时间官媒《光明日报》出了一篇评论文章,标题是《引导二次元文化支流汇入主流文化江河》。这篇文章肯定了二次元文化作为“社会减压阀”和“心理稳定器”的作用,却又对它的“虚拟性特征”和“乌托邦色彩”大加批判,在二次元受众(无论浓度多高)看来当然是有些偏见的。

这又让我联想到,曾经一位在国内外多个大厂工作过的游戏设计师说的话。他在一场与资深同行对话的播客节目中,漫不经心地提到:二次元这个品类的游戏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很现实的,这个市场有对【性】的需求。而且,据我理解,在场的人算是都默认了他的观点。

二次元可能并不是这些“局外人”所认为的那样,但是他们之所以给二次元贴那些标签,多多少少是观察到了这个圈层的某些共性。至于是不是真的存在共性,这种共性是不是好的,我也说不上来,只是本能地想要和二次元保持距离。

浮木:我可能是编辑部里二次元浓度最低的一个。

易碎:不是为什么你们每个人开场都这么说?

浮木:最近的二次元活动,应该就是在B站看《咒术回战》,因为同事老是给我发5t5(五条悟)的“好耶”Q版表情包,有时候刷微博的时候刷到《咒回》内容一头雾水,所以抱着“我倒要看看5t5有多可爱”的心态,决定看一看最近这部口碑新番。

那表情包长这样↑

我不太喜欢追剧的感觉,如非必要,或者说真的非常好看,基本不会追新剧或新番。

另外的话,跑B站看稻苗鸡“冷漠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花样男子2》全集,和Gakki(新垣结衣)主演的《飞翔情报室》里的名场景算不算二次元活动?比如后半段的空稻两秒吻,小稻稻和男同事互换写的稿子玩弄编辑之类……不得不说嘎演的稻叶里佳真是较真又软萌。

图文无关图文无关图文无关

回忆一下自己最接近二次元的时刻,应该是大一和朋友一起参加成都某漫展(反正名字也想不起来了),在那以后就没有再参加过任何二次元浓度超高的线下活动了。

一直觉得自己是二次元圈外人,毕竟八年前成为b站正式会员的时候,答题还是靠百度才刚刚及格;上一次玩靠厨力坚持下去的卡牌手游还是19年底玩《食物语》,然而也没有遇到特别喜欢的角色,还一度成为陪伴我看国产综艺和电视剧时解闷的工具。

易碎:重头戏要来了朋友们!前方高能预警!

IVU:我的二次元浓度很低,主要是我专注的领域巨偏。我是一个日本轻小说爱好者,随身携带的硬盘里有几十个G的轻小说,资源库可以随意按地摩擦无良资源贩子,手头小说理论上够看半辈子的。

在我的要求下IVU很不情愿了向我展示了自己的一小部分“储备”

易碎:……你这叫浓度低?

IVU:我番剧看的不多,毕竟现在轻改动画那么多,如果你都能背下它们的原作剧情了,再看番剧总归有点没意思,尤其番剧没准就作画崩坏或者剧情改编的放飞自我,然后就玩脱了。

哦对了,因为爱好我还当了一段时间某一月隐藏霸权番的WEB版小说翻译,还花了4k购入了一套蓝光盘,名字就不直说了,反正提到一月暗之霸权都有数,不过因为作者第十卷还在编,所以我就也在鸽。(话说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捕获我呢)

顺便最近在看《魔王学院的不适任者》的小说,番剧就是个标准龙傲天,没什么特别的,主要是因为前三卷剧情全在埋伏笔没什么爆点,第一个大爆点在第四卷还没做上番剧就很尴尬,也算是轻改番的常见问题了。小说剧情是真的不错,在此给翻译了五六七九十卷WEB版的大佬们递茶。

易碎:(IVU当时跟我说了一大堆,但是我其实完全没听懂,只能点头如捣蒜。)

IVU:最后是依旧是我的惯例私货环节:海王星天下第一!!!我刚刚预定了两个海王星海景房再版手办!!!

SA:好!

易碎:我们的主编SA丢下一句“好!”,然后就走了。

我想他大概是想表达“编辑部二次元浓度很高,这很好”,或者“现在的人都喜欢二次元,这很棒”,至于更多的深意,我实在难以解读。

不过据说SA上学的时候模仿过鲁路修的Pose。

老二次元了呀

结语

……以上就是第二期的动力圆桌了。

不得不说这一期的含金量还是很高的,炸出了各路二次元浓度极高的大佬,感觉让IVU这种轻小说翻译的,或者啵啵这种公然打Call的兄弟去做编辑,实在是屈才了,目前我们内部已经开始商议创立一个二次元板块,就交给这两位领头。

(我乱说的)

读者们如果有什么想要我们游戏动力编辑部讨论的话题,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留言,我们会从中挑选出未来可用的话题。

那么,如果有下期的话,我们下期再见。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