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仓育故事中的物语式悲剧

先说说为什么老仓的故事这么让我难过到有窒息感。

===============================================

我认为这次的真相中最让我难以平常心看待的地方,

不在于“母亲绝食死于房中,老仓失去所有地孤身生活”这一结果,

而是老仓是物语世界角色中鲜有的没有做什么坏事、没有沾染“怪异”的人,

并且她还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多次去寻求帮助、寻求着状况的改善,却始终得不到想要的回应,得不到“幸福”的眷顾。

这与化物语中沾染怪异的女孩们遇到阿良良木历以后因为阿良良木的存在和陪伴而获得“说得上是幸福的感觉”的一贯情节不同。

————————————————

老仓身上描写的是怎样的故事呢?

前面的发展,或许还说得上是日本社会、日本作品中常见的家庭不和睦、婚姻破裂,孩童受苦的故事。

事态发展到家庭分解时,老仓跟随“非主动暴力”的母亲两人过活。

之后本可二人相依为命,有新的开始。

相较之前的纷争生活,两人情况应该会有所改善吧?

但此时的母亲却对老仓的存在表现出满溢的憾恨情感,之后更是不抱有共同生存的意愿、无声无息地抛弃了老仓。

而老仓在独自照顾自闭母亲的情况下,却得不到情感的回应,还不得不面对以后再也无法与母亲共同生活的“突发”情况。

【母亲“突然”不再回应,或许是……,或许就因为“我”没有及时地发现……才……】,老仓的心里,可能也有过这样的痛苦猜想和自责想法。

但无论是否和心中的预感相符,也无法挽回可能已发生的事了。

【不打开那扇门,不确认母亲逝去,母亲就如被薛定谔藏起来一般或许还存活在什么地方。】

无法接受再变得更加不幸、失去又一还能变得幸福的希望的老仓,已经无法再用“正常”的心态生活,只能让自己忽视不想相信的,做着不会磨灭自己期盼的事情——继续“照顾”着母亲,尽管再无回应。

即便在打开了门以后,老仓仍愿让自己相信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离开了,不去计较细节地把屋中堆放的垃圾一股脑地收拾掉了。

变少的家具,却说明老仓内心已经知道没有人能用到了。

老仓的生活中已经没有“别人”的存在,没有能等待的存在,没有带来幸福的存在,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能在幸福中活着、如何在幸福中活着了。

**************************************************************************************

老仓身上的故事在物语中的特异处在什么呢?

========================================

物语中,怪异的世界相比普通人的世界反而是温馨的、不那么不幸的。

多数出场角色因为是怪异,更能得到特别的认真对待、不幸也似乎总有峰回路转的机会,

而老仓这样完全现实的存在,却最终无解地一路走向谷底。

直到异常的出现,带来非常理推动的事态发展,老仓才终于踏上可以幸福的道路。

——————————————————-

我认为这是物语中最接近《少女不十分》等作品中想表达的“就算是这样的不正常的人生,也可以幸福地活着”的故事,作者同样怀抱着“以后的人生一定要幸福地活着啊”这样的期愿。

———————————————————–

但也与那些作品有些许的不同

从读者的角度看,物语这个作品里“怪异”这一现象才是我们熟知的物语,普通人的生活反而是旁的存在。

老仓并非作为“怪异”人得到了幸福的生活方式,而是作为一般人,在“异常”参与其中推动事态发展这一现实里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下才从“只有不幸的人生”走向“也可以幸福的人生”,这种故事中的无奈感,是终物语中独有的悲剧性。

“不现实”的“异常”带来了“希望”,“现实”的“一般情况”带来“绝望”,“希望”存于作品里的“寻常情况”,对读者的世界却是虚幻,“绝望”存于作品里的“不寻常”,却是我们的现实,这就是终物语中体现的在现实与虚幻中反转式的希望和绝望。

同时本故事也是我认为物语中最反应阿良良木历的不正常性和他成长中的心结的一篇。作为读者的我们,既是我们自己,也是代入了历融入故事的参与者。

这正是物语系列中老仓育的故事这样让我难受的地方。

PS:最后阿良良木历的幸福理论,可不要张口就是“主角的嘴炮”哦。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