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观影体】不能说的真相.002

手中正在敲键盘的动作停下,她抬起头,漠视着众人

“我想问一下大家”苏语顿了顿,清清嗓子“你们真的了解工藤新一吗?”

“那当然了,我可是工藤的兄弟”服部拍拍胸口,别的什么的他都不敢说,唯独工藤,他再了解不过了。

“当然,那个推理狂可是我的竹马诶”园子一边安慰着失恋的兰,一边不满的大叫。

“新一吗……?”她愣了愣神,闭上眼睛,工藤新一温暖的笑容和温柔的言语在她的脑海里回响着,徘徊着。睁眼却发现那么温暖的男孩子不小心走散了。她抽泣了起来。“我真的好喜欢新一,他的喜好,他的性格。我都了解!”

快斗没有说话,脱下基德外衣的他和他只是陌生的大哥哥与领家小弟弟的关系。

“是吗?”苏语抬头,“那么,用一句话描述一下工藤新一吧。”

“一个只知道推理的笨蛋。”

“阳光的高中生侦探。”

“一个自信帅气的侦探,虽然每次都拆穿我的魔术,一点也不可爱,为了救人不顾一切。虽然有时候情商低的可以,但是温柔体贴……”斗子絮絮叨叨小声的说着。

“新一哥哥吗?一个超级好的大哥哥啊!”帝丹三傻少年侦探团用着最朴素的语言评论着工藤新一。虽然语言没有别人的那么华丽,但他们用自己的童心表达对工藤这个大哥哥的喜爱。

“一个多管闲事的笨蛋”哀酱低头,柯南和少年侦探团一起带她走出阴影的那段时光,她至今难以忘怀。

“……一个救不了他人的笨蛋。手上还沾着两个人的鲜血。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犯!”

……

“柯南!你怎么能这么说新一哥哥!”

“新一哥哥才不是杀人犯!”

“柯南君……”

“喂,小鬼头你瞎说什么啊”

柯南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沉默不语。

“名侦探……”快斗低头看着这个少年,这个十七岁就背负了沉重命运的少年,叹了口气,把他拉过来搂在自己怀里。

“基德……”

“别动,名侦探……让我抱一会”

柯南愣了一会,靠在了他的怀里,感受着不同于以往的怪盗的温柔的气息。

怪盗也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他疑惑

苏语看着这一幕,在远处露出了一个姨母笑,随即又马上收起来。我不是我没有。

“柯南君?”兰看看这个抱紧自家竹马的少年“他是谁啊……长得好像新一……”

“啊啊啊,他长得好像新一哥哥哦,我好喜欢他哦”

“是这样吗……”小兰迟疑的看看斗子,没有在说话。

斗子“……”老脸一红

“喂喂,名侦探,你……刚刚说什么……”斗子小心翼翼的询问,他貌似……被表白了?!

可恶,这不就比他慢一步了吗。

“啊?江户川柯南和黑羽快斗不是不认识吗?”柯南微微一怔,却转过头露出一个极其隐蔽的笑容“不然你想我回去座位上我就回去咯,或者说,你是想我把你是基德的事告诉大家。”说罢假装起身。

“诶诶诶别别别”斗子把怀里的人圈紧,小侦探软软的,还有种淡淡的海盐柠檬的香气。好闻“就这样让我抱着可以了。”

“在看影片之前,我觉得你们一定会喜欢这段视频。”

大屏幕开始闪烁,随即,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

【柯南发觉出真相,脑内一道闪电劈过(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经典桥段),看着被毛利小五郎冤枉的好人即将被目暮警官带走,右眼皮狠狠一跳,闪身到无人注意的角落,举起麻醉针手表,瞄准小五郎的后脖子,成功让沉睡的小五郎上线。拿出口袋里的蝴蝶结变声器,在角落里将犯人逼到无路可走

“呼,好险啊 ,差点叔叔又要冤枉好人了。”】

  “阿拉,原来沉睡的小五郎是柯南啊,你到底让柯南帮你办了多少案件”小五郎身旁的妃英理看着小五郎,嘴上却一点都不轻饶。

“这个……哈哈哈,我就说为什么每次都会什么都记不起来。”小五郎尴尬的大笑着“我还以为我有双重人格呢……”

“原来毛利老弟你还真的是在睡觉啊”目暮警官也是很无语

“喂,小鬼,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推理女王园子也是……”园子不敢多想,是不是的灵感似乎也是每次都有这个小鬼头在场

 “柯南君……柯南君怎么会……”小兰看向了柯南,柯南窝在斗子怀里,无力的低着头。

“嘛,看完影片,你们会知道的,你们想知道的一切。”

(接下来就是变小的名侦探)

【一个身着蓝色外套的女人来到实验室门口,输密码,熟练的好像曾经住在这里一般。她把蓝色外套挂在衣架上,从上面取下了一条白大褂,转身披上。女人低沉着脸,看不清容颜,有着一头茶褐色的卷发,就像……】

“这个女人的头发好像哀酱的头发啊!”

“真的呢!”

“哀酱,她是你的姐姐吗?”

不……不是的……哀酱看着屏幕上身着白大褂的自己,想到了在组织被压迫研究药物的那些年,全身都在发颤。

柯南看着她,伸手握住哀酱的手,小哀偏过头看他,另一边手被斗子握住。

他们两人都在像刚刚斗子那样,安慰她。

“你们……”

“灰原。”柯南眼光坚定“我说过的,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

“嗯……”灰原低头,闷闷的应了一声,但她已经不再畏惧,抬起头,正视着过去的自己。“你好啊,宫野志保。”

【女人抬手从架子上拿下两个罐子,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随即一边吹着气给咖啡降温,一边回到电脑桌上。她喝着咖啡,打开了实验系统。

一号DEAD

二号DEAD

三号DEAD

女人风平浪静,看不清楚容颜漂亮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这是……在进行什么实验吗?”

“看起来好危险的样子,死亡率这么高……”世良真纯低头沉思着,难道,是妈妈吃下的那种药吗?

“这种药,叫APTX4869。”哀酱回想着“是组织苦心积虑想要制作的,传说中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药。日文翻译为……”

“成事不足的福尔摩斯”柯南和灰原同时出声,两人均愣了一下,随即相视着。

不过,众人都在猜测这种药的药效和危险程度,以及为什么正在制作,没人听见他们低声的话语。

【女人正在翻看着实验小白鼠的监控,警报声突然响起,屏幕上显示着“ALLVE”,女人震惊的睁大眼眸,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画面中的小白鼠还活着,还能活蹦乱跳,但是很明显比之前的小白鼠小了几倍,分明就是一只幼鼠。

女人连忙调出更加详细的监控。这时,她露出了她的脸,和小哀异常相像,不,就是小哀的脸。】

“这个女人真的和小哀好像,一定是她的姐姐吧!”

“就是说啊,姐姐竟然在研究这么危险的药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意外而死。小哀真可怜。”

小哀经过斗子和柯南的安慰,已经可以平淡着看着自己以前研究药物的样子了(貌似有点ooc)。她看着以前震惊的样子,暗暗庆幸当初没有把药物会使生长细胞停止生长的事汇报给组织。

【“喂,是我,你能过来一趟吗。嗯,没错,在第四实验室。我有个有趣的东西要给你看。”

女人邪笑着。她瘫坐在椅子上,用手遮住了眼睛休息。看上去十分疲倦。

镜头一转

“味道?!”毛利兰挂着一丝泪珠,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正在查看尸体的少年“可是我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啊?!”

“就像鲨鱼一样吧,”少年没有抬头“闻到血腥味后,火速赶赴现场,利用身体上所有的感觉来找出犯人是谁,一旦咬上之后,在对手放弃挣扎之前,会不断拿出证据这一利齿啃噬他”少年扶上身旁的水族箱。回头对着少女明媚一笑

“这就是侦探啊”。此时,刚好一条鲨鱼游过工藤身边,让众人看清了他的意气风发。】

“把鲨鱼比做侦探吗?!”优作笑着看着影片里的新一,又看看不远处的柯南。“真不愧是新一啊!”

柯南一旁的斗子可不太好受。

喂喂喂,为什么名侦探会在水族馆里啊?!

柯南感受到了斗子的颤抖,问“怎么了?!被我帅到了?!”

这时青子正好转过头来“哈哈哈,笨蛋快斗怕鱼。”

“笨蛋青子,我没有在怕鱼,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只是冷气太冷了!对就是冷气太冷了。”

“笨蛋快斗,明明就是怕鱼。”

“哈?笨蛋青子!”

“笨蛋快斗!”

……

柯南看着身旁两个小学生吵架,却不自觉弯了弯嘴角。

天不怕地不怕的怪盗基德怕鱼吗?还真是喜感。

———苏语专属分割线————

okok勉勉强强更完

我是不是花了太多笔水在哀酱身上

可是我觉得还不够诶

哀酱真的好懂事

明天再更吧

我还要写作业

下次一定。

谢谢喜欢呐~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