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翻译】Morfonica主唱 进藤天音这不平静的一年

原文刊载自:https://animeanime.jp/article/2021/03/06/59932.html

原标题:Morfonica 仓田真白役 进藤天音,回顾自己加入邦多利企划后不平静的一年

邦多利手游将在3月16号迎来开服四周年纪念日。作为庆祝周年纪念的一部分,我们采访了邦多利企划的工作人员和声优,去探寻他们与邦多利的心路历程以及幕后工作的那些瞬间。

这次(是第四期了,前三期应该是采访其他人),我们访问了仓田真白的声优进藤天音,她同时也是在手游三周年加入邦多利大家庭的Morfonica乐队的主唱,寄望于将自己的歌声传达给观众们。

进藤表示:“从加入这个企划以来,我一直都想尝试真人乐队”,但当时的她对于录音和Live演出却没有很多的认识。当她感到不安的时候,她会将乐团前辈们的帮助化为自己前进的力量。

我们采访了她关于自己在邦多利的日日夜夜,与真白相见时的感觉,以及她对演出的的回忆。

[取材・文=ハシビロコ、撮影=Fujita Ayumi]

“真的是这样的吗?” 再一次度过的学园生活

——邦多利手游即将迎来四周年纪念。Morfonica成军一年对于进藤的生活和周围人的反应起到了什么样的改变?

Garupa算是我最喜欢的游戏,直到现在(对于真正加入这个企划)都感到难以置信,而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多改变。在Morfonica成军一个月后我升上了高中,也因此体会到了许多真白酱在游戏中的经历。过去的一年对我来说算是重走了真白酱的道路,而我也会把自己经历过的一切事情融入进我的演出里面。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到了高中时发现也有很多孩子在玩邦多利。Morfonica官宣的日子大概在中学毕业典礼前后,但典礼因为新冠而取消了,所以我并没有感到多兴奋。但到了高中,有一个孩子并不知道我和她同班,但她在讨论邦多利时脱口而出“真白酱好可爱!” 当下就觉得很兴奋。

甚至当我在假日出去散步的时候,我也能感觉到过去一年来毛二力的知名度在提高。当我去以前那间拿到过真白手办的游戏厅时,在我身旁有一个小孩也想得到她的周边。当我看着他的时候,我能从心底里感受到他很开心。

——当你看到真白这个角色的时候,有什么是你特别在意的?

真白酱的声线很低,所以当我看到她的角色定位的时候,我在想“这好难啊”。我一直以为真白酱的声线是比较高而且可爱的,因此抱着“如果其他声优来演的话会是怎样的呢?”这样的心情,去扩大我的表演空间。为此我把从别人身上学到的要素通过自己的方式诠释出来,并运用到我的表演技巧中。

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不能控制我的高音,只能不断反复地练习。也许是自己的声量训练让我拥有了高音域,我也觉得自己能更好地驾驭高音了。今后我也会不断精进自己,以确保真白酱的声线更自然。

——有没有自己觉得和真白酱相似的点?

没自信这一点确实很像。我是个很在意细节的人,哪怕别人跟我说“没问题”这样的回答都无法让我感到有些许安慰。其他的相似点还包括喜欢作诗和当吉祥物。

我希望拥有跟真白酱一样的词汇量。我的语汇不是很丰富,所以每次看到角色照片的时候,几乎都只会说“好尊啊!”(笑)。另外一个相似点就是不喜欢在便当里放野菜。

说实在的,我以前觉得发现自己和真白酱的共同点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但一年过去了,我也逐渐开始找到能让自己和真白酱相通的部分。

来自前辈们的力量

——Morfonica作为邦多利企划下的第四支真人乐队,不只是为角色配音这么简单,而是要和她们一样投身到真实的乐队活动中去。你怎样看待自己加入企划后的点滴?

我感到很惊喜,“终于开始乐队活动了!”,很高兴自己有机会能在企划中尝试真人乐队。乐队里的大家时常待在一起,在这个过程中加深成员们彼此之间的羁绊。有些时候我也会站在与音乐相关的舞台上,而不是以往熟悉的ACG舞台,所以这也是我扩大自己圈子的机会。

在这之前,我对音乐很熟悉,但对主唱是0经验,所以我对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一事感到担忧,因此也跟真白酱的烦恼产生了共鸣。我的声音比较洪亮,所以自己并不担心声量的问题,但我不知道如何将自己的感情倾注在歌曲里面。就算自己的音程在正轨上,但我传达不出感情,声音也因此变得单调。

当我还处于迷茫之中时,我就开始了声音训练,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录音时的状态,上下左右什么的。当我和其他歌唱条件比我好的声优一比较的话,我就失去了信心。不过,我调整了我的心态,想着“虽然我没有歌唱经验,但是只要全力以赴就能取得成功”,我认为自己应该继续向前看。

事务所的前辈i83告诉我,主唱是个比较难胜任的位置,但不要顾虑太多,这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我的负担。爱美也教会了我如何带着情感去歌唱。

——就像动画中的真白一样,你也受到了前辈们的影响与感召。

确实,M团手游的第一次活动时(七大团看樱花那次),瑠唯桑和其他乐队讨教这一幕和我现在所做的一样。我想从前辈那里学到更多,并且能更快掌握这些东西。当然每个人心中有不同的答案,但我希望自己能像个海绵一样吸收尽可能全部的知识与经验。

——跟乐队成员一起练习时的气氛怎样?

是个很特别的体验(笑)。Ayasa看上去很高冷但是情感表现力很丰富。西尾还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但她对学习很有兴趣,并且一直在努力。直田表现很活跃,能跟很多人聊到一块去。Mika看上去就像个大姐姐和Leader的样子。

每个人的个性都不同,却因为某种原因而使得大家的关系都很融洽。如果拿食物来比较的话,就像是大餐里摆放得很整齐的原料,一直都组织得很好(笑)。

——制作人上松范康和藤田淳平在之前的采访中透露过,进藤的前途不可限量。过去一年为了胜任主唱之位,你都做了哪些练习?

不间断的声乐训练,从2019年冬天开始就一直在做了。因为疫情的缘故所以我要特别注意,但条件允许的话,我尽可能每节课都去参加。当我没有课的时候,我就会去卡拉OK尝试一些对我来说很难驾驭其音域的歌。

我的目标是在掌握地声的基础上扩大自己的高音域,像CQCQ这类音域幅度较大歌曲的出现,对我来说是个转机。

过去一年来,我不断地录音和练习,逐步了解了自己要完成课题时的各种挑战,并让自己每首歌的声线都更加成熟。我希望逐步掌握更多技术并成为一个出色的歌唱家,所以我会继续努力。而我们一定也会呈现比在录音室时期还要多的作品,所以我很期待上松老师和其他人未来制作更多的歌曲。

——2020年8月的邦邦8th是你们在粉丝面前的首秀,描述一下当时站在舞台上的感觉。

不知是出于紧张还是兴奋,几乎全员都落泪了。我是那种从上台一开始就很紧张的人,所以都会在演出开始做深呼吸。但当我站在舞台上时,我没得选择,必须面对(粉丝们),所以也迫使自己想一些积极正面点的事情。

我们原定的首秀日子是在5月(Prelude),也因为疫情而取消,首秀就这么推迟到了8月。演唱会延期让我们呈现出了更好的演出,何尝不是给我们这支乐队加分。演唱会结束后,听到很多人表示自己乐在其中,我也相当兴奋。Morfonica这个名字背后的意义是Metamorphose,意为“变化”,所以我们也希望做出更多的改变。

——觉得自己舞台上的衣装怎么样?

我一直都喜欢可爱的衣服,当我第一次穿着打歌服站在舞台上时当然很开心,也了解到了一些在游戏插图里所表达不出的那些衣服的细节,包括面料材质什么的。

我比较在意我的长发,曾经试图要理个和真白酱一样的Bob Cut发型。但因为我要照顾到其他地方的演出(比如D4DJ),所以我还是得留着长发。跟化妆师讨论过后,她们在我的头发上加了发蜡,看起来就比较贴近真白酱的头势了。但要完成这个发型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当时也考虑过戴假发。真白酱是个唱不同歌时会变换不同发型的孩子,所以我也希望做出更多的发型。

透露出乐队意外一面的翻唱

——哦对了,我听说进藤小姐是邦多利手游事前登录组的其中一员,那在真白酱登场后你的玩法是不是也变了?

我一直以来都是抽卡狂魔,但当我抽到自己的角色时,我觉得我必须要比以前更拼命了。我是PasPale的箱推,尤其是麻弥,下来是鸫鸫。每次抽新卡失败时我都会想着“这角色没出来啊……”之类的,但真白没出来时那种绝望感还要强烈。我一直在等20岁生日这一天,那时候就没有氪金限制了,到时候就可以尽情抽卡直到真白出来了。

——有没有给你留下很深印象的活动及故事?

在Morfonica还没开始的时候,出Yura Yura Ring-dong的那一期(好像是国服9月的千圣活动),就是那次活动让我开始迷上力儿八的。

从事前登录开始就一直崇拜着千圣的声优上坂政委。游戏出来后,当你边读活动故事边读乐队故事时,你就不知不觉地成为了箱推。那是一种当你认识到成员的魅力所在时,就会变得想要应援全员的那种心情。我也喜欢R团的秋时雨活动,每次都会让我流泪,所以没看的赶紧去看吧!

——进藤玩邦多利时是什么样子呢?

故事和角色很吸引人,但我觉得翻唱曲的广度也很有魅力。不同领域的歌曲都有涉足,像连续剧,动画,电影,VOCALOID之类的。各个乐队之间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从偶像风到戏剧风都有,我也被这个乐队世界里各种风格的音乐所震撼到。乐队与乐队之间的振幅之广也是一个魅力点,作为粉丝我当然很高兴,因为我有机会能在翻唱曲中听到原唱曲所无法表现出的东西。

我想让Morfonica成为拥有广阔音乐幅度的乐队

——今后在毛二力想尝试怎样的音乐方向和唱歌方式?

像Roselia一样充满炫酷与幻想的演唱方式!毛二力过去唱的都是比较忧郁及充满迷雾的歌,所以决定翻唱CQCQ和Nevereverland之后,我们都感到异常振奋。

鼓手Mika也会演奏激昂的歌,所以也希望唱出拥有Afterglow风格的摇滚乐,或者是像RAS这样DJ风的歌曲。真白擅长演唱表达善意的歌,但我也乐于演唱像Flame Of Hope这样能让观众们感到意外的歌曲。歌曲很酷,当然演唱难度也会提高,但我想试一试。其实在8th之后,Ayasa被上松老师问到“小提琴很难不是吗?” 印象挺深刻的(笑)。

当然,像Bloom Bloom或Harmony Day这样明快的歌我也喜欢。事实上,我喜欢HD的原因是它给我一种大家在草皮上跑步的感觉,像动画OP一样给人一种清爽和想要冲刺的感觉(译者OS:知道了,这就拿HD去做孙兴慜进球集锦的BGM!)。

毛二力应该要成为尽可能扩大自己音乐幅度的乐队,就动画的范围来说的话,我希望乐队能驾驭各式各样的OP、ED、剧中曲,并且我也希望能唱更多小提琴伴奏的曲子,那是其他乐队所没有的。

——今后想和真白一起挑战哪些东西?

作为毛二力的真白酱,我希望能在音乐季和TV上表演。真白对我来说就像是个新生的小鹿一样,所以我希望自己能积累更多经验,比如吃真白讨厌的辣椒(笑)。克服自己不足的地方会给予我更多自信,相信真白酱也会了解到野菜的优点。其他的只是我的个人愿望,但是我想见见更加成熟的真白酱!

——最后,有什么对粉丝想说的吗?

邦多利手游已经走过四年了,今后也会让人感到兴奋。去年没有很多机会见到粉丝们,所以我希望今年的活动和LIVE能安心办完,希望很快就能见到大家!我会持续在舞台上努力和成长,也会继续让真白酱在力儿八里活下去。疫情退散后,希望能站在海外的舞台上,大声像世界宣告“Morfonica赛高!” 我很高兴能得到你们的应援,所以请多多支持我们!

结语:在还未成为真白酱之前,进藤对邦多利的热爱就已经表现出来了。话题无穷无尽,而她自己也很享受企划带给自己的魅力与回忆。我也期待Morfonica走向世界的那一天。

(完)

说一下翻译完这篇访谈后我的感想吧:

你音宝真的越来越像孙兴慜两年前拍纪录片时的那种风范了,面对过去一年来的兴奋与挫折能用如此平实的话语说出来,而且还一样谦逊,一样把功劳记在队友头上,一样的拼命练习基本功,一样带着热爱站在舞台上,一样对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 老孙看来是很适合做你的榜样了(笑)。

我记得上个月我曾经发表过一篇关于进藤妹妹看法的文章,写那篇文章的契机是看到了很多对她的负面言论以及不理解,出于保护后辈及期待她成长的原因才决定让我写下心中的想法。就我认识的一些明星或公众人物来看,大概只有98年的小贝是真的经历了和天音妹妹一样的那种痛苦与绝望。那之后爵爷救赎了小贝,但天音妹妹所面对的各种恶评却要让她独自承担,因为我不觉得响社和不许摸能像爵爷那样几乎无条件保护进藤,让她能在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中成长,而前辈们的帮助也相对有限。所以当我看到这篇访谈时,看到进藤天音能很坦然地说出自己这一年来的心路历程,我真的觉得她成熟很多了。

孙哥的纪录片曾经拍过他参与一个在韩国举办的线下粉丝见面会(来的很多都是老粉),他在镜头前曾经这么说过:英国和韩国的球迷给了他这么多的爱,自己不知道如何报答,所以除了在比赛场上展现好的面貌之外,更重要的是下个赛季要好好准备。对他来说,他踢球时能让很多人感到幸福,而他切身感受到自己也很幸福。他踢球让这么多人为他助威的本身,就是一种想要让他得到更多幸福做得更好的感觉,也因此有了“要微笑着去踢球”的想法。这句话每看一次我都会忍住让自己不流泪(主要是这句话之前粉丝分享的事情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我觉得同样的道理放到进藤妹妹的身上一样适用。

进藤在16岁的成长环境并不像孙兴慜那样有他爸帮忙分担,或者像小贝那样有爵爷这样的伯乐照顾着他,她几乎是一个人独自扛过那段最黑暗的岁月的(当然前辈们对她的心灵支柱作用也不能忽视)。能在这样恶劣的舆论环境下还能生存下来,不得不说天音真的是有一颗大心脏。所以我觉得粉丝们如果给予进藤足够的爱与支持,让她也能切身感受到待在Morfonica或其他企划时能收获幸福的话,相信这也会是她成长的动力,能让她乐观积极地面对每一个舞台。她也一定会从一个青涩的少女成长为一位独当一面的旗帜和领袖。

我还记得萌百里曾经有一个条目写的是进藤的座右铭:永远不要忘记笑容与初心。

但愿她也能成为一个被爱与幸福包围着的人,永远微笑着站在舞台上迎接新的挑战。

(译者后记:本人日语零基础,所做的是把日文用谷歌翻成英文,然后用中文解释。如果有和原文不一样的地方也请各位大佬在评论区里指正。第一次做这样大篇幅的翻译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再次表示感谢。)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