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韩耶之争的个人见解

看完进巨新一话,想赶在最终话出来之前写一下感想

(首先杀了谏山老贼祭天)

那就是有关韩耶之争的问题

韩吉派倾左,主张不战解决战争问题;耶格尔派倾右,主张以战争维持种族延误乃至种族复兴

各大平台都在为此争论不休。但我倒觉得,当我们开始为韩耶之争辩论时,就已经坠入谏山创设好的陷阱

大量观众怒斥三笠阿尔敏阻止地鸣的行为。在我看来,这其实如同《三体》里所叙述的那样,程心被选为执剑人是必然,因为这是人类自己的选择;三笠阿尔敏阻止艾伦是必然,因为这是他们所代表的人类团体的挣扎

为什么人们会狂热支持地鸣?我认为首先就是特殊的叙事角度:观众从一开始就看着艾伦长大,经历多少牺牲、绝望与磨难,好不容易追寻到自由——却发现海的那边又是敌人。观众和艾伦的共情程度在巨人第三季就已经达到巅峰。其次,就是一个一个人物的牺牲加深了观众对于马莱帝国和墙外艾尔迪亚人的糟糕印象。谏山创是人也不是神,不可能将作品画到完美无瑕——贾碧的塑造就有些欠缺,更加深了观众内心对“名誉马莱人”的厌恶。从这时候起,观众就已经把视角自动带入到了岛上势力一方。也正是从这时候起,谏山创终止对艾伦的心理描写,令艾伦的行为变得无比莫测,直接塑造了艾伦崭新的杀伐果断领袖形象。观众往往对冷酷理智的人格具有向往之情,对于冷静帷幄、暴力果断的人会有崇拜的情绪(历史上这样的人物太多了,就不一一列举)。只是这样的人实在过于理想化。如若这样都没有被带入艾尔迪亚的视角来看待进巨的故事,反而会有些不合常理。

艾伦为什么选择地鸣?他没有别的选择吗?目前看来,没有,如若有则需太长的时间,大限将至的他等不起。那艾伦发动地鸣合理吗?那必然是不合理的。很多人甚至用中日关系来类比艾莱关系(实际上这更偏向德犹而不是中日),在文艺作品里谈现实本身就是不恰适的做法。目前支持耶派的人们认为这涉及到艾族的屈辱、不灭世的话艾岛只有灭亡。首先,讨论艾族的屈辱就已经掺杂了历史观,如若深挖艾尔迪亚历史,艾岛几乎只有侵略的历史。用曾经的历史来怪罪当今的艾尔迪亚人?这就是自相矛盾了。其次,灭世本身就是无奈之举,将发动地鸣正义化也就过于极端。再换个角度看,艾尔迪亚人本身就不能用纯粹的“人类”来定义,加之文明已经落后,那么先进的人类文明侵略一个落后的“非人”文明又有何不可呢?获得了岛上的矿石,还能推动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对于整个人类文明发展不也是有益的吗?这样的想法或许比较偏激,那再返回来说,发动地鸣相当于将墙外千百年来建立的璀璨人类文明毁于一旦。为了一个艾尔迪亚种族将一切辉煌的人类成果泯灭殆尽,是正义而有益的吗?到那时,在这个只有艾尔迪亚人的世界,必然出现新的剥削与战争,还会有新的弗利兹王诞生,历史轮回永无止境……

而另一方面,韩派的主张也过于理想。人类历史是浸着鲜血的历史,在当时的社会生产力条件下,想要解决种族矛盾就很难避免发动战争。寥寥几句就能将百年的血仇一笔勾销压根不可能。韩派的方式错了,但大方向上是相对更能促进种族延续和人类文明进步一些的。

但实际上,观众为何会为此争论?谏山创在各种细节上让观众潜意识里将立场放在艾尔迪亚一边。大家都忘记、或者说愿意忘记了,我们实际上只是一个旁观者——是一名观众。我们拥有上帝视角而他们没有,无论是在残酷战争锻炼出的贾碧扭曲的人格,亦或是经受绝望仍乐天派的莎夏,都是双方的怨恨下的牺牲品——是无休无止的仇恨轮回造就了一幕幕的悲剧。看吧,你们为马莱和艾尔迪亚吵起来了,这正是作者的巧妙之处。谏山创用动漫的形式反对战争,而读者观众参与到了发动战争的争论之中,待到幡然醒悟之时惊觉自身也早已化为“艾尔迪亚沙文主义者”“名誉马莱人”的一份子。谏山创想看到的也就是这些

最后,关于饱受争议的三笠阿尔敏阻止地鸣,我也有些自己的看法。在我看来,主角团阻止地鸣,一方面就在于他们能够认识到艾尔迪亚人和马莱人无高等优劣之分,大家都是人类。马莱人乃至墙外艾尔迪亚人认为,岛上的都是恶魔;岛上的人认为艾尔迪亚是最高贵的种族,要复兴伟大的艾尔迪亚帝国。殊不知前者只是被各国争取利益的工具,后者发动地鸣的直接后果是让人类历史开倒车。去过马莱尝试建立合作社的主角团才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无论艾尔迪亚人还是马莱人,我们都是平等的人。沙文主义在岛上爆发,就算灭世成功,凭借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他们更像是一种象征意义,象征着一种代表种族平等的力量来遏止艾伦的行为,也为进巨世界的未来指明方向

(以上纯为个人见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