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番外

正是天光稍暗,月上枝头。千灯观中,一片灯火通明。

谢怜提了锅铲,往供台走去,却不料一双手臂圈住了他的腰,同时耳后穿来轻柔的声音,只听花城道:“哥哥,你每日皆这般辛劳,我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谢怜转头微微一笑,道:“此事是我心甘情愿,又何来辛苦一说。”

花城却抿了嘴,目光炽热地看着他的脸,不发一语,眼中却充满委屈之色。

谢怜的脸热得几乎要烧起来一般,脑中一片混乱,竟难以想出拒绝之词,仿佛生平所学,皆在此刻弃他而去,突然,咣当一声,门户大开,师青玄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张口便道:“太子殿下,我……”

只可惜,他还未说完半句话,一只白乎乎、圆滚滚的枕头便向他飞来!

它飞得歪歪扭扭,似乎格外笨拙可爱,却带了三分凌厉,七分杀气,师青玄一惊,但仍不忘亮出风师扇格挡。

谁知,那枕头却低低掠过他的头顶,风师扇挡了个空,任它直直地砸到了一边的木架上。

顿时,面粉倾泻而下,烟尘四起,师青玄本已放松下来,却不料竟还有这后招,一时没有防备,被面粉扑了满怀,仿佛成了一具白簌簌的雕像。

花城拍手大笑,谢怜无奈地看着他,道:“三郎,下次不要这样了,粮食皆是由百姓辛苦劳作,方才得来,又岂能如此浪费……”

花城却正色道:“哥哥,你有所不知,此物来自鬼市,并非自田中长出,而且它已经存放良久,能否食用,还需细细考量。”

说完,他又悠悠道:“某人一直躲在窗外不敢现身,究竟是何缘故?”

一道身影从黑暗中闪出,正是黑水贺玄。

贺玄冷冷一笑,道:“怪道为何当日鬼王阁下设宴时那般慷慨,原来竟有这等奥妙。”

谢怜慌忙道:“打住打住,二位来这里,有何要事?”

师青玄方才笑道:“此次前来,是有事拜托殿下。上天庭近来又飞升了一些神官……”

谢怜听完后,皱眉不语。

花城一遍遍将谢怜的头发绕在手指间玩弄,置若罔闻。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