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曾经命运论的宁次,却再一次落入“命运之笼”

命:是与生俱来的,运:是随着时空的转化而有所不同,运是变化的。

所谓“一切都是由命运决定的”,在“无神论者”看来,无非是失败者,对于自己不幸遭遇的一种逃避。

坚信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思想。

而“信仰者”则认为“命中注定”的事情是无法避免的,顺其自然,理所应当地接受“神”给予每一个人的安排。

坚信着发生过的和即将发生的事都是逃不过的必然。

如果岸本齐史是后者,那么他理当不需要努力就能实现自己幼年的梦想——成为一名出色的漫画家。

但显然不是,他执着于绘画,并坚定地向漫画家努力的身姿换来了回报。在绘画上的努力,让岸本投递给JUMP的《KARAKURI》获得了HOPSTEP奖。以此“出道”。

也是立志想要成为伟大的漫画家,在长达四年的沉寂中,在编辑的强迫中,史诗性的创造出了《火影忍者》。

“若命运是天,我便要这天… … ”抱歉,有些“中二”了。

坚信命运无法改变的天才忍者——日向宁次

日向宁次出生于《火影忍者》中强大的“日向一族”。

“日向一族”乃是大筒木羽村的后裔族群,也是在火之国草创时期加入木叶隐村的元老家族之一。在木叶村可谓是顶尖贵族之一。

其族人自出生就携带着血继限界,并被被忍界称呼为仅有的“三大瞳术”之一的白眼。除此之外,日向一族还有着忍界最顶级的体术传承——柔拳。

然而如此强大的力量,为了保护血继界限的“白眼”。日向一族将族内分为了宗家和分家。宗家世代只需要负责传承“白眼”,而分家则需要豁出性命以保护宗家。而为了让宗家控制分家,分家出生之子都需要在额头上施以无法解除的“笼中鸟”咒印。

日向宁次,出生后展现出惊人的天赋。作为分家之子,在没有宗家完整的柔拳传承之下,竟然独自修炼出了柔拳中的“绝对防御”——八卦·回天。

尽管出生之后,宁次也同样被刻上了“笼中鸟”,但尚且年幼之际还未曾认定“宿命论”。

直到自己外出执行任务的父亲死亡。在无法得知父亲死亡的具体细节之时,看着宗家中与父亲一同出任务归来的族人,宁次坚定地认为是宗家逼死了父亲。

“分家就是为了宗家牺牲而存在的,当刻上咒印之后这一切都将无法改变”。

从而开始憎恨起了同根生的宗家,并由此产生了“命运是无法改变的”想法。

对宗家的憎恨,使得宁次厌恶着出生宗家,却实力平平的日向雏田。

在“中忍考试”之时,与雏田的个人战当中。因为实力远远不如自己,宁次劝雏田放弃。“毕竟命运决定的弱者无法赢过强者”。但因为雏田不肯放弃的缘由,并展现出顽强的战意。这让宁次极为火大,从而对雏田下了死手。

最终宁次的”死手”被及时阻止。

陷入“宿命论”中的宁次,憎恨着宗家,也憎恨着“日向一族”,同样也憎恨着自己。

鸣人的觉悟,真男人用拳头对话,这是命运的交流

亲眼见证着雏田因为自己的鼓舞而努力的身姿,被宁次击倒。漩涡鸣人愤怒地向宁次发起了挑战。

鸣人想要用自己的行动向宁次宣告。

“弱者无法击败强者”的这种“命运”论,我就亲手打破给你看。

“你的幻想,就由我来打破… … ” 抱歉,串戏了。

鸣人,这个在忍界学校一直以来被称之为“万年吊车尾”,无论是学术、忍术、体术还是幻术统统都不行,并且在整个木叶当中受到排斥的存在。其体现出的实力充分表现出什么叫做“吊车尾”。

然而就是这样的男人(孩),居然还妄图成为实力强大且受人尊敬的“火影”。这在宁次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命运是无法改变的,实力弱小就不可能成为“火影”。

可鸣人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只要朝着目标为之努力,即便是“火影”,他也是能当上的。“不,我是一定会成为火影的”。“命运什么的,我要亲手将其改变”。

两个完全不认同对方的人,最终在“中忍考试”的个人战斗中对上了。

“天才VS吊车尾”

面对这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众多观看者纷纷认为宁次的胜出是轻而易举的。只有怯懦的雏田默默地为鸣人在心中鼓起。

战斗的过程十分简短,凭借白眼以及最强体术柔拳的“回天”,即便学会“影分身”的鸣人可谓完全无法攻击到宁次。

鸣人一次次的倒下,又一次次的站了起来。那份绝不放弃的身姿,以行动向宁次展现着“命运”绝不是那种无法改变的存在。因为鸣人自身背负着体内封印九尾的命运而遭受了村人的排斥。

向命运低头是如此的容易,但为什么要低头呢?

即使被击倒了,也相信自己能赢,自信的力量,会成为改变命运的力量。

当鸣人一招“耗油跟”击中宁次,这场“命运”的争论最终在鸣人的觉悟之下通过拳头,传达给了宁次。

“原来命运也是可以改变的”。

可笑的是,岸本给了宁次命定的结局

在波及整个忍界的“第四次忍界大战”,日向宁次作为忍者联军中的近战联合分队的成员展开行动。

然而高强度“白眼”的使用以及体术柔拳对查克拉不停的消耗。

在面对庞大的白绝大军,宁次经过连番作战,已经出现了体力不支的情况。更是被冠名“看穿一切的白眼”都无法分清牙和赤丸的严重地步。

并且白绝潜入忍者联军接连击杀医疗忍者,大量医疗忍者的牺牲让宁次无法得到及时的治疗。此时的宁次已经是摇摇欲坠的身体了。

随着十尾的到来,宁次也来到了鸣人的战场。看着十尾的扦插之术的攻击到来,但是躺在地上的鸣人无法回避,雏田的身影出现在鸣人处。可十尾的力量不是雏田可以抵挡的。

来不及使用回天的宁次以自己的身体抵挡十尾的扦插之术后壮烈牺牲。

为了血继界限“白眼”的传承,日向一族的分家必须牺牲性命以保护宗家。

自幼就被咒印“笼中鸟”束缚的命运,在宁次生命走到终点之际,额头上终身束缚的分家咒印亦消失。

想要改变命运的宁次,最终还是落入了岸本的“命运之笼”当中,可谓讽刺之极。

以上就是本期分享的内容,关于“命运论”不知各位是如何看待的呢?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哦。 喜欢我的文章的话,不妨点个关注吧~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