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er VS 八岐大蛇

 我是谁?此刻我不怎么在意这个问题,也不重要,仅从肉体面貌上来讲,现在的我叫“玉藻前”,而我对面的那个家伙—八岐大蛇!

  “呵,你可真敢来啊,但是愚蠢的狐狸啊,当你踏入此地一步,你的失败就是命中注定了。”

  该回应些什么?我不知道,可身体却自热而然地进入了备战状态,能明显感受到身体里那股磅礴的妖力蠢蠢欲动!

  “还不明白吗?哼!”随着那个身体修长有着如雪般发丝的男人一挥手,四周出现了星罗密布的棋盘并迅速蔓延,棋盘闪烁着诡谲光芒,轰!土地龟裂,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垠的海洋。“我早就在这里布好了结界,今日你我就在此处不死不休,当然就凭你那残破的妖力,自然伤不了我分毫。”

  体内的能量在流失?!可身体仿佛一点也不怯战,而且不由自主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就好像“我”的身体和灵魂是分开一样似的。

  “看你嚣张到几时……玉藻前……”

  八岐大蛇化成三头蛇形:“你现在不配和我战斗,你将顷刻化成下水道的老鼠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垃圾。”唰唰,他从异界召唤出两个仆从,自己则隐于虚空中。

  他的两个手下有着人的外形却好像没有意识一般,如傀儡般任他驱动,不等他发号施令,两个黑影极速掠向我!一阵刀光剑影,我还没意识到什么,就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奇怪?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我……是死了吗?这么快我就到另一个世界了吗?“啊,我还有那么点不甘心呢……千代……羽衣……爱花……”,我不由自主的喃喃道。

  “你没事吧?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一个温和却坚定的嗓音传入我耳中,对,我记起来了,刚才的火拼中我没有受伤的原因,在那两个黑影挥刀砍中我千钧一发之际,那温和好听的嗓音的主人—我面前这个一头金发披甲持剑而立的少女,凭空拔出一把金色长剑弹开了那俩人的攻击。

  “我”是玉藻前,讲道理和这个画风清奇的金发少女没有任何交集,但在看见她身影一瞬间,我意识到了她是谁—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亚瑟王、Saber!

  “saber…”我无意说出口,听到我的话后,她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但依然与那两个黑影警惕的对峙着,随即她背对着我仿佛一脸正色说道:“你可能现在完全搞不懂这个展开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我是谁,不过……”。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压低嗓音继续说道,“虽然对你居然好像还记得我感到有那么一点的奇怪,嗯……不如说欣慰吧……”然后她又明显提高嗓音仿佛想要强调些什么:“你现在只需要清楚一件事!你是我在这里战斗的唯一理由!”。

  我脑子突然有点懵,我感觉她大概是在对“我”说这些话吧,诶嘿嘿,猝不及防听到这番话还真是有点难为情呢,但现实很快将我从现实中打醒,黑影人又开始行动了,尽管我也有些话和问题想向她问个清楚但现在不是时候,战力几乎丧失殆尽的“玉藻前”根本不是八岐大蛇的一合之敌,整理好我的万千思绪最后只是轻轻对saber说了一句吧“谢谢你,小心点……”。

  黑影的速度极快,或许是由于我体力不支,我捕捉不到黑影的踪迹,“砰!”我们所站的木板龟裂,saber拔地而起!好快!刚开始我还有些因为她是个女孩子而低估她的战斗力,但我也许忘了,她也曾是那个独自扛起一切、坚强的亚瑟王!她的实力比起大蛇召唤的两个黑影毫不逊色!两个黑影的配合攻击在我看来称的上是天衣无缝,但saber也能将它们的攻击一五一十全部接下来,虽然不是稳压一头,但也暂时算不得落下风。遭,我心想,一味被动防御会不断消耗体力,在八岐大蛇这个混蛋的结界里那两个怪物好像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但saber……。

  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在一阵阵激烈交锋后黑影渐渐放缓了攻击节奏,saber也不约而同停止了战斗凝视着两个黑影,黑影头部出现涟漪般一阵阵剧烈颤动,显现出人脸的形状,它们在痛苦挣扎着说些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另一个黑影也双手捂头痛苦说道:“那……双手持剑的战斗方式,石中……剑…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么……显而易见…”,“没错,是亚瑟王!…吾…王”。

  一个黑影抽搐着极其痛苦说道:“亚瑟王……不懂…人心?哈……哈哈!”黑影的武器早在不经意间滑落,saber意识到了,这黑影不是别人,正是昔日跟随“他”战死的袍泽,她突然一阵心绞痛,泪水盈满了她的眼眶,双腿支撑不住跪了下去,“我对不起你们……,我没能……保护好……”她伤心得再也不能说出一句话来,只能让泪水无声流淌……

  八岐大蛇似乎注意到了战场的异样,下一瞬间他的两个蛇头瞬间变幻成锋锐无比的白色长枪将两个黑影一瞬刺穿,力度之大让一大片“甲板”沉入海底,黑影的身形逐渐消散在空中,他们望着saber那个方向,最后没来得及说的话好像是:“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呵,没用的废物去死好了,那么接下来,让我们真正开始游戏吧……”通体雪白的大蛇吐着蛇信一脸傲慢地说道。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