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的地平线政史通鉴》《第六章 大和的政治观》

注:本章于前章不同,本章开始进行“论”,而非“陈述”与“介绍”。

第一节 论主权 主权概念

在讨论赛尔迪西亚亚世界的主权概念之前,先讲一下现实社会中的主权概念。

主权(Sovereignty)是一个国家对其管辖区域所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权力,语言文字以及文明的独立都是主权的体现,简言之,为“自主自决”的最高权威,也是对内依法施政的权力来源,对外保持独立自主的一种力量和意志。主权的法律形式对内常规定于宪法或基本法中,对外则是国际的相互承认。因此它也是国家最基本的特征之一。国家主权的丧失往往意味着国家的解体或灭亡。

在赛尔迪西亚亚世界中的主权的概念没有现实中的主权概念所完善,因为从设定上来讲,赛尔迪西亚亚世界是欧洲中世纪奇幻世界观,对于所谓“主权”的概念是及其落后的,我们用现实的概念来套入赛尔迪西亚世界,属实有点生硬,所以我们就要对此作出比较适应赛尔迪西亚亚世界的概念。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提出了政治体的出现以人们缔结契约为基础,所以政治体的存在必须要维护契约精神,保障所有人的安全和自由。政治体就是公众和个人间达成某种协议。公众中的所有人都是自由平等的,个人是公众的一份子,所以政治体中的事项决定必须要考虑到每个人的意见。也就是说每个人的意见构成政治体的意志,而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集团的意志构成政治体的意志,所以公意代表的才是整个政治体的意志,公意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主权在民。公意是国家的唯一引导者,主权就是公意的体现和运用。个人以契约形势联合组成了政治体。在政治体中,个体就有了两种身份:对其他人而言,他是掌权者之一,对掌权者而言,他是政治体的一员。服从掌权者意味着服从自己本身。两种身份也就意味着两种意志。作为掌权者之一他代表的是公共意志,作为他自己,他代表的是他自己的意志,而公共意志源自于个人意志,是除去个人意志中私意部分的公共意志,也就是所有成员意志的最大公约数。既然公意是真正的掌权者,而公意来自所有人,来自政治体中的人民,所以代表政治体权力的主权也是来自人民,所以说主权在民。政治体要让人民能够获得他们的安全和幸福,如果不能获得,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

上面我们使用了《社会契约论》中的观点来阐述政治体的出现与主权概念,但是卢梭的启蒙时代思想对于中世纪土著们来说,也算是比较超前了,对于冒险者们来说,则勉强能够使用。

那么赛尔迪西亚亚世界的主权概念,究竟是个啥呢?

简单来说,就是在一片区域内,哪一类人群具有独立自主支配该地区的政治权利。

其政治权利包括:对内统治权、独立自主的外交权。

对外则被其他政治体所承认地位、确定领土边界等。

这就是在赛尔迪西亚亚世界的主权概念。

就以秋叶原圆桌会议(旧)为例,秋叶原是不是一个拥有主权的自由城邦呢,答案是肯定的,这个主权使用上述概念进行解释就是:在秋叶原城市内,冒险者具有独立自主支配秋叶原城市的政治权利,可以对内实行治理,包括建立自治组织(圆桌会议)、对内征收课税(见动画第一季第10话,圆桌会议成立时亚因斯宣布“使用一次会馆以1金币作为税收”),颁布法令或行政令(杀人魔事件中实行的宵禁令),拥有独立自主的外交权,被伊斯塔尔承认平等地位,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和通商条约。

这便是赛尔迪西亚亚世界中的主权概念。

第二节 论主权 统治的法理

在冒险者们穿越到赛尔迪西亚亚世界之后,一切现实世界中的法律都管不到这个亚世界了,加上不会死亡可以复活的机制,使得亚世界更趋近于游戏化,这样一来,就给冒险者带来了一种错觉“游戏而已”。但赛尔迪西亚亚世界在大灾难之后,就越来越趋近于现实化,比如大地人不再是脚本和程序,而是真情实感的人类;城惠签署契约,“尽归大和服务器”。冒险者穿越到亚世界之后,就在改变着亚世界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有社会就有社会分工,有社会分工就会产生管理的需求,就会产生统治阶级,既然亚世界是一个社会,那其必然要具备人类所该有的东西,那便是秩序。

秋叶原的秩序是靠圆桌会议建立起来的,圆桌会议的成立就标志着秋叶原的冒险者们出现的管理的需要,出现了统治的需要,那么既然要成立圆桌会议,就必须要赋予其成立的法理基础,这个法理基础支持圆桌会议维持秋叶原的秩序,对秋叶原实行治理。

圆桌会议成立的时候,城惠最在乎的,是将秋叶原的各个势力集结在一起这一点。原本变成异世界的《幻境神话》就根本没有什么政治性的决策系统。一个国家——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不管是村子也好还是自治团体也好,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成立可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个组织的成立需要合法性。

城惠想到的解决方案是“用心使得团体看上去具有合法性”。注意在选举时注意秋叶原具有代表性的公会出身的冒险者比例和所有冒险者的倾向,在汇聚了这两者的基础上让选举得到”聚集秋叶原的全体人员的意见的氛围和评价”。然后,城惠的方案成功了,简单来说就代表着大多数人或者具有公信力。

原本在没有规则的这个社会中,秋叶原的居民根本没有配合圆桌会议的义务。可是,尽管如此,想要调动人们的城惠,为了得到诸如“因为这是听取并汇集了大家的意见而成立的组织,所以是合法的组织,而既然这是合法的组织的意见,大家自然要进行配合。”这样的权力,让组织获得其应有的合法性是必须的。可是圆桌会议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具有合法性”的组织,而是“看起来具有合法性”的组织。

即便是城惠本人也根本没想过要让当时的手法具有完整的答案。不如说,在那个时候,在那段时间的充裕中城惠根本就没想过除了这个手法之外的手段,这一切只不过是接近临时捏造出的骗局一般的作战——这才是事实。在那个时候,需要的是结果,需要尽早组建自治组织结束混乱的事态,而要建立自治组织需要合法性,即便那个方案明显是没法获得根本上的合法性、只是退而求其次的策略,为了尽快让组织建立,也要将它用上——只是这样做而已。

可是,那个策略,现在出现了大裂缝。

集结了秋叶原的各个势力的组织所具有的这种合法性,在亚因斯领导的<诚信>脱离圆桌会议的那一刻起出现了剧烈的动摇。当然这并不是说到到目前为止的圆桌会议的运营过程中就没有过利益方面的矛盾,参加公会共同的理解和协议这种东西,也不过就是场面话而已。但是,这却是证明圆桌会议的合法性的重要的原则。

证据就是,在<诚信>脱离之后的现在,仿佛紧随着他们一样,<古兰迪尔>跟着脱离圆桌会议,<黑剑骑士团>更是开始走独立自主的路线,作为结果圆桌会议的公信力和合法性一落千丈。这个情况,就算是被亚因斯评价为解体,也根本没有办法辩解。

旧的圆桌会议不再适用于现在,而且圆桌会议本来就是应急的产物,城惠当时是迫切需要稳定下秋叶原的秩序,才成立的圆桌会议,因此,在体制维持一段时间之后,就必须更替,而彻底暴露圆桌会议弊端的便是亚因斯,他踩了一脚油门,加速了旧体制的崩塌。

那么新的圆桌会议是如何建立踏实的合法性的呢,最关键的一个概念就来了。

“主权在民”

主权和统治的法理是息息相关的,而这些都与人民离不开,新圆桌和旧圆桌最大的区别就是新圆桌取得了主权和统治的法理,并践行了“主权在民”这一概念。

新圆桌的标志性事件便是“秋叶原大选”,虽然最后票数一半一半,但是亚因斯主动放弃了,因此新圆桌会议被选出来了,这也是人民的选择,即使他们“没得选”,谁叫亚因斯跑了呢。

新的圆桌会议齐聚:

“民选政府、主权在民”(秋叶原大选)

“大地人与冒险者的共治”(蕾妮希雅作为大地人的代表)

“对内统治权、独立自主外交权、被其他政治体承认地位”

因此圆桌会议具有主权和统治的法理。

由于圆桌会议属于现代民主制,而大地人的社会属于封建贵族制,因此大地人社会统治的法理就是宗族和旧的社会生产关系,通过封建建立起来的统治法理。

以上为一家之言,《政史通鉴》到这里就暂告一段落了。

《政史通鉴》的成书大部分都是靠翻译工作者翻译而来的资料整理而来

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罢了。

谢谢各位读者的阅读。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