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蝙蝠侠的不杀原则是他的灵魂。

蝙蝠侠的灵魂在犯罪巷,我确实认同这一点,但这也不代表不杀原则不能代表蝙蝠侠的灵魂,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体的。蝙蝠侠的动机由一开始的“向罪恶复仇”泛化为“不让任何人重现自己的悲剧”,也就是说不杀原则基本上是基于此点,再再度深化之后,不杀原则表现为对生命的一种绝对尊重,也就是作为一个人的选择权,选择一个更好的道路、方式,是相信每个人都有变得更好的可能性,是对人性的相信。这样蝙蝠侠就作为一个城市的边缘与底线,也就是蝙蝠侠自己的救赎与希望,即一个绝望、黑暗、烂到底的家伙也能选择自己的救赎,这是对自己也是对哥谭的希望,如果没有这个希望,那么就是承认包括自己的这个城市已经烂到根,没有变好的可能性,不如将其毁灭。

  所以蝙蝠侠的不杀与杀了之后“无法回头”,就在于那一丝希望,也就是为什么蝙蝠侠能够在经过让人疯无数次的事件后没有彻底迷失自己的根本所在。

  蝙蝠侠本人是偏执的,他自己也害怕这点,今天杀小丑大家都高兴,明天屠了阿卡姆大家也没啥意见,后天给每个人配一台电幕他也完全有这个力量。结果就是失去选择的可能性 ,这也是蝙蝠侠所恐惧的,他喜欢这样,无比喜欢,所以他更恐惧这样。

  但不杀原则不是绝对的。如果一个生物,不仅自己没有选择变好的可能性,并且让别人也失去变好的可能性与选择权的时候,蝙蝠侠就有理由为了自己诞生的理由和灵魂,让别人不重演自己的悲剧以及选择成为更好的自己的可能性而打破原则。但他依旧恐惧自己在打破不杀原则之后无可避免的滑坡,以至于他在大部分主动选择“杀人”的时候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也是一种对于希望破灭的回应和对自己的制裁。

  至于不杀人也不救人或者在阻止罪犯时失手,更像是尊重罪犯的自我选择,即对普通罪犯来说,我没有逼你走这条路,是你自己走的,我只能尽我可能的去减少没有必要的伤亡,但我不是超人,没有能力去救每一个人。对于超级罪犯,对于失去了对其他生命选择权尊重的罪犯,他也就是宣布自己放弃了变好的权力,因此如果他在自己制造的无法回头的死亡列车前一路狂奔,是没有绝对拯救的必要。

  所以必杀原则是一条活的死线,即我之前说的对向往希望与更好的自我的选择权的死线,但不是绝对救援的死线。

  那么蝙蝠侠不杀的灵魂就是如此,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那么什么情况下杀人的蝙蝠侠会是“缺少灵魂”呢?即他失去了这种希望,他不再给人这种选择的权利。

比如说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主动把杀人放在了默认选项。比如橡胶子弹,如假包换,虽然一样可能打死人,但并不是抱着打死人的目的而是在阻止的时候无可奈何的误伤。换成了金属子弹,就成了一种主观意味的杀人,是对生命的一种漠视,剥夺了有可能选择更好道路的他人有后续选择的权利。比如黑归的变种帮,如果蝙蝠侠把他们用金属子弹杀了,后面还会有选择维持哥谭秩序并且加入蝙蝠侠起义集团的那群蝙蝠侠之子吗?

  我的论点、论断和解析已经差不多了,匆忙打出没有细化有空再补,不能做到完全客观,只是我自己理解的蝙蝠侠的不杀原则,有意见请和平指出,不要直接开喷。

(原载于rac评论区)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