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克里斯的剑舞

       作为《魔禁》作者镰池和马的另一部作品,《重装武器》的风格与《魔禁》颇有几分相似,热血而又日常,现实而又理想,带着理想主义的眼镜看完了整部番致使我放弃了对87.5%的胜率和一上来筷子就用的六的一批的老外的吐槽。

       我第一次看这部番是在四年前,当初看完这部番并没有太多能够特别令我影响深刻的地方,与一大票公主与骑士并肩作战击退外敌的套路的动漫如出一辙,但凡这类作品总要有人来当黑脸,其中一个指挥官说过一段话,时间久远我已经记不清了,大致意思就是说object的出现使战争的规则变的简单,若是对方有两架object,自己只有一架,那就不用打了,割地,赔款。从理想主义的角度,这句话所表达的思想与热血的风格格格不入,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刀已出鞘却未见血,“不战而降”这种缺乏亮剑精神的行为着实有些消极。但是,这句话在未来的日子里,就像石头中镶嵌的玉石,愈磨愈发温润油亮,当我回过头去重新审视这句话时,才发现这句话将整部番串联了起来,一针见血的点明了object的本质。

        库温瑟一行人三番五次以一己之力摧毁了object,却因为破坏了原有的规则遭到了那位指挥官的追杀,从个人角度看,指挥官做的着实有些不近人情,然而,若是以世界格局的角度来看待,库温瑟的行为算不上明智,因为库温瑟摧毁的不是别的,而是object。

         在各方势力的纵横捭阖中,object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存在,无论是国际规则还是0.5代object的出场,都在反应一个信号——哪怕object烂,但你必须得有,这是一场跑过终点就算赢的比赛,只有造出object,你在国际上才有话语权,因此,Object不仅是作为武器的存在,而是一个威慑,一个符号,一个军事力量的象征,就如同核武器,正因为手里掌握着这种大杀器,各方势力才不敢轻举妄动,然而库温瑟单枪匹马摧毁object的行径,给全世界都放出了一个信号:哪怕没有object,也能战胜object。这毫无疑问会将object的地位拉下神坛,当object不再是作为一个威慑时,在战场上便会扮演着常规武器的角色,未来战场上遍布object互相炮击将是家常便饭,这就像核武器不再是一个威慑,而是逐渐成为一种常规打击手段,各方势力开始乱扔核弹头的日子想必不会遥远;另一方面,失去了有效威慑的大国,想要维持世界格局的稳定,势必会寻找另一种武器来代替object,而且这种武器无论是何种形式,其破坏力一定不会小于object。二战末期,美国向日本投放广岛原子弹,十万人瞬间灰飞烟灭,未来不知何种武器会被研发出来,但毋庸置疑的是,一旦用于实战,必将生灵涂炭。

        从个人角度也好,世界角度也罢,《重装武器》背后的意义讲述着战争发展史中人类逐渐走向灭绝人性的悲剧,哪怕这个故事裹着糖衣,回想起其中有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Object的装甲有多厚,米琳达与常人的隔阂便有多厚”,且不说让一个14岁的少女冲在战争的最前线是否合乎人道,让人孤身一人坐在object的驾驶舱里,而她的背后则是等待着她旗开得胜的国家与人民,此时此刻,整个国家将每一根稻草都押在了她的身上,就像从伊诺拉·盖伊上投下广岛原子弹的贝蒂斯上校,站在历史的风口浪尖长风破浪,尽管所有人都知道按下发射按钮的结果是数以万计的军队埋骨他乡,却没有人支付得起将枪口压低一英寸的代价,在那一刻,一个人的心理刚强到了甚至无法被称之为人。当蘑菇云升腾起的那刻,这朵20世纪中叶升起的核物理的晶花,绚烂而又恐怖,用一种别致的方式映照出了人性最可怖的一面,也许这是有史以来人类第一次如此忌惮一种强大的力量,就像忌惮着object中射出的等离子电浆一样,然而,库温瑟的出现,又再一次有理由让人们抛弃原有的敬畏,对库温瑟的追杀,也许是阻止世界滑向阿修罗更深处的最后一次力挽狂澜。

       从库温瑟的捷报传到京师的那刻起,库温瑟就在不知不觉中按下了毁灭装置的按钮,也许一时半会不会有人知道,科研院又开始了研究全新的杀人工具,无论结局如何,在新一轮疯狂的军备竞争中,一定会将世界送入更深的炼狱,曾经叱咤风云的object也会成为稀松平常之物,就像当初object无情的敲碎核武器的王冠那样。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