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crew的行为来看待冲蝗的必然失败

前言:本篇文章带有个人情绪,但截图均为真实。如果是冲蝗魔怔人,那请回蝗楼继续听“政委”洗脑,我就来当你们所谓的“野怪”。

    

         为什么我认为冲蝗会失败?

        理由很简单,这个队伍鱼龙混杂,大家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既没有在holo退出中国时见好就收的保守,也没有在蝗停播时统一扩大化的激进。NGA实际上是被粉头和原杏组高层当枪使了,将一切的矛盾转移到蝗身上,掩饰了字幕组体制的问题,妄图通过冲蝗来解决所有矛盾。

         字幕组的某几位流量恰的饱饱,不过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聊的话题。下面我们将回顾crew的所作所为,了解一下他们打着的小算盘。

        10月19日,蝗正式复播,cover表现出保蝗的态度。

        NGA的版务决定将正常讨论hololive的专楼全部锁定,以表明论坛的立场。

曾经的holo专楼

        然而在这场清算的风波中,唯独有一个漏网之鱼——meaqua贴贴楼,或许是版务忘记了,亦或许是版务的私心,涉及hololive讨论的专楼逃过了一劫,为将来一系列的精彩操作孕育了温床。

meaqua专楼

        时间来到二十号,泥潭用户以“寻乐子”的名义建立了大逃杀专楼,阿夸被赋予重望被迫加入了比赛。

大逃杀专楼

         让我们先叙述完大逃杀楼的时间线。

        11月16号,阿夸在mc中主动和蝗打招呼,按规则应该被淘汰。

        楼里原本的态度是让crew放弃幻想,对阿夸不应有期待。但突然原专楼被锁定,重新建立起的新专楼被闻讯而来的crew迅速占领,并开始给对阿夸有不利发言的人扣上帽子,控制了专楼的风向。

        在此之前crew还是挺热衷于推销自己的阅读理解的,不过他们事后解释就是图一乐嘛。

        那接下来我们回到更早之前,看看crew那时的言论。

        

        “为了阿夸,拿起独轮车冲蝗。”

        我觉得crew的意图已经太明显了。图一乐?不不不,是“勇者救公主”啊,只要车死了蝗,车死了hololive,他们的阿夸就能和cn观众相亲相爱了。

        那么他们热衷于维护阿夸的风评的行为就可以解释了。他们要让阿夸变得“特殊”,这样他们支持阿夸的行为就可以“正当化”,而不会被打上“杏奴”的帽子。

        显然,他们挺成功的,贴贴楼时至今日依然在NGAv版伫立。

        说句题外话,NGA的这里也可以愉快的聊夸哦。

        接下来叙述一下take over的时间线。

        10月26号当晚,一直存在在传言中的take over被工作人员放出,一时之间舆论一片哗然。

        crew更是不甘示弱,当场在直播间虚空打了8k元。姑且当他们在发泄吧。

        我们的反cover急先锋,感知树先生,悲愤交加,一气之下给阿夸打了红sc,可惜这玩意cover要抽成的,crew为了阿夸,宁可当冤大头给仇人送钱,可歌可泣。

        接下来一段时间,阿夸这边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蝗再次停播,“政委”迷惑的不转火宣言让人大跌眼镜。crew则窝在贴贴楼里为阿夸的遭遇感到痛苦不堪,金句频出。

crew能把v版炸了

后方资敌

历史创造家

今年表演哭哭的是阿夸哦

一切转冲狐皇

         时间快进到马车杯。狐皇通过正常手段在最后一轮比赛超越了阿夸,导致其获得亚军,在直播间放声哭泣。

        一时间crew集体破防,并将怒火撒在了狐皇身上。

        但去年,狐皇被阿夸击败成为亚军时,同样在直播中哭泣。但crew却认为她是在炒作,是在恶心阿夸。

        双标的面目淋漓尽致。

        话说crew恶心hololive为什么还要看马车杯啊?

        顺带一提,我们的感知树先生通过逐帧实锤,确定了“狐皇迫害阿夸”的事实,可喜可贺。

原动态已删除

        读到这里,相信大家对crew这个群体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其懦弱性和不坚定性展露无遗。为了增强冲蝗的力度,冲蝗人通过将他们与其他hololive粉丝区别对待来拉拢他们。

         但crew希望阿夸能回来,至少不希望伤害阿夸,面对阿夸的演者盾必然无法下手,因此将来的斗争cover时他们将会销声匿迹。说到底,他们似乎更热衷于看阿夸直播和乘机清算自己看不惯的主播。

        

        “冲蝗” 这场演给外人的荒诞戏码,何时能迎来结局?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