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娃娃的葬仪社——曾经举办过真实葬礼的日本动漫角色

本文转自“玩具人”

 2020 年 1 月底,一间特别的葬仪社开张了,只要 5 万日币,葬仪社会到你家进行搬运、运送到处理设施、然后将你曾经最爱的她绞成碎片… 我们在谈的不是什么猎奇都市传说,我们谈的这间葬仪社,是负责处理性爱娃娃的「娃娃葬仪社」。

 他们会将曾经带给你愉悦的娃娃带走,为她拍下最后的照片、在她面前写下你含泪写下的告别信件、然后带她上路… 之后他们会将她的一部分「骨灰」送还给你,并且永远供养她。说实话,除了最终「分解」尸体的部份有点强硬之外,娃娃葬仪社与处理往生者的人类葬仪社,在许多仪式上并没有什么差别。

性爱娃娃告别式 图片来自:かとうれい(僧侣)

 2015 年,千叶县いすみ市的光福寺举办了一场特别的集体葬礼,来自全国的主人带着他们最好的朋友——索尼制造的机器狗「AIBO」,在此向这些无法再愉悦地向主人撒娇的机械灵魂们告别。2006 年是索尼贩卖 AIBO 的最后年限,而 AIBO 的售后服务,也在 2014 年结束了,之后全日本的 AIBO 就等同于慢慢地步上死亡的宿命。光福寺的特别葬礼,由住持亲自读经供养这 71 隻 AIBO。主人们神情肃穆地,穿著全黑的正式丧服,双手合十一起读经。

图片来自:ちばとぴ!ニュース

 AIBO 告别式进行了好几年,这意味着对于曾经饲养过 AIBO 的饲主来说,这种告别式是有其必要而且重要的。而相反的,也永远都有人对这样的「送葬家电」、「送葬情趣娃娃」的仪式表示嘲讽与不解,这些东西应该是「物品」才对,它们没有灵魂、甚至称不上是生命,没有供养的价值。

 但另一方面,日本传统地方信仰,相信月星风云这些大自然现象之中皆有神明、山川木石之中、猪狗马牛之中也都有灵。在日本最古老的史书《古事记》裡,描述着日本有着「八百万之神」,这麽多的数量,就在阐释万物有灵的概念。

AIBO告别式 图片来自ちばとぴ!ニュース

 那么,在日本社会里,AIBO 与情趣娃娃,有着仪器与物理无法测量与解释的灵魂,也就不是那么难以想像的现实了。而假使连口不能言的性爱娃娃都能与我们心灵相通,那么,动漫画之中那些令我们感动、激起我们热血的伟大角色们,当他们死去,是不是也值得一场葬礼呢?

娃娃葬仪社 图片来自:快楽园-dolls

 昭和的运动漫画经典,除了王道路线的《巨人之星》,就是叛逆至死的《小拳王》了,主角矢吹丈的毕生劲敌力石彻,在赢得一场残忍激烈的比赛胜利后,力竭而亡。力石往生的 1970 年,就此改变了日本漫画对于死亡的概念——这些角色不只是 G 笔描绘的空格而已,没有实体的他们,仍然可以死得重于泰山。当力石彻在 2 月底发行的《小拳王》连载中死去,过了整整半个月,日本社会对这场虚空之亡仍然无法接受。

力石之死 图片来自:中部经济新闻

 比起来,力石更像理想中的优秀拳击手,他冷静、有着强大的克制力与观察力,而巨大的身材意味着强大的体能,与身材瘦小又衝动野性的矢吹有着极端的差异,身材佔优势的他,因为怀着对从门外汉一步步成为厉害拳手的矢吹的执念,竟然自愿减重,自羽量级降至矢吹活跃的雏量级,只求与他一战。

 而最后,力石终于满足了他的战斗渴望,但是在减重带来的体能伤害,以及与矢吹惨烈搏斗留下的伤害双重打击之下,这位其实比矢吹更像正统男主角的劲敌,就这样离开了人生擂台。

因减重而宛若鬼神的力石 图片来自:ラーメン黙示録

 电视台正在讨论改编《小拳王》成为电视动画的计画,他们期望动画能让这位大家爱戴的角色免于一死,但是对《小拳王》来说,矢吹自此心中被力石的惨死回忆纠缠,这是他坠入修罗道的重要导火线之一,怎么能说改就改。

 而不只是电视台想要保留力石彻这棵摇钱树,到了 1970 年 3 月,大量的读者仍然在敲碗力石不准死,对于出版漫画的讲谈社来说,他们已经清楚作者的立场,不可能让这个重要角色再度还阳。出版社卡在维持漫画路线与回应社会期待的两种不同力量之间,最终,讲谈社做出了一件全世界首见的创举。

倍受欢迎的力石 图片来自:中部经济新闻

 1970 年 3 月 24 日,星期二,是社会继续正常作息的一天。但在这个大家需要上课上班的日子,讲谈社礼堂里却架起了擂台,其上的祭坛供奉着力石彻的遗照。而大人们带着孩子排队进场,有些人甚至暂时翘班来排队,他们来参加力石彻的葬礼,排着队将奠仪交给讲谈社人员,一一进场向力石彻做最后的告别。

 再过一週,动画《小拳王》才要在电视上播映,而演唱动画主题曲的尾藤功男,便在祭坛前演唱了这首日后成为他生涯代表作的《小拳王》;当时剧场界锋头无两的鬼才寺山修司,担任了这场葬礼的筹备委员长,他还亲自宣读了写给力石的悼词。

漫画週刊刊登了葬礼公告 图片来自:Muuseo

 名流与会、粉丝簇拥,这场全球漫画界从未见过的漫画人物葬礼,可说是备极哀荣。《小拳王》切中社会底层族群对现实残酷的怨恨与反击欲望,而当漫画里的英雄人物悽惨的死去,他们需要一种「仪式」,来洩出心中的怨气怒气与悲痛。

 力石彻的葬礼,与其说呈现了《小拳王》漫画在当时日本的疯迷热潮,不如说这是一场整个社会的群体治疗,让民众能为代替他们在残酷擂台上奋斗过、骄傲过、然后光荣地死去的虚构人物道别,彷彿力石彻实现了他们不敢放肆肖想的人生愿望、甚至实现了如此辉煌的死别。从这个角度,力石彻的葬礼,倒又有了一点宗教层面的神圣意味。

力石彻葬礼的盛况 图片来自:ヒディーのメッセージ

↓↓点击下方视频链接↓↓

力石彻葬礼影片

过了半世纪之后,仍有粉丝会为力石举办葬礼 图片来自:misono末裔

 这场漫画葬礼办得前无古人,却不是后无来者:80 年代是巨大机器人的辉煌年代,《六神合体》(六神合体ゴッドマーズ)当年在台湾也颇受欢迎。男主角玛斯(マーズ)的劲敌「马格」(マーグ),其实是玛斯被洗脑的双胞胎哥哥(这部作品充斥着洗脑歪风),马格英俊、体贴、爱护弟弟、却被洗脑而成为弟弟的死对头,这种集俊美外型与悲剧宿命于一身的优质反派,却早早在《六神合体》还不到四分之一时就不幸殒命,想当然耳,马格遗孀俱乐部要暴动了。

最后当然要来个兄弟大和解 图片来自:蝎座のミサト

 大批「不能杀了马格」的粉丝信件、抱怨电话、甚至是包着剃刀的信封,寄向了制作动画的东京MOVIE新社,当然,播出动画的日本电视台也遭受池鱼之殃。制作公司与电视台该怎么办呢?要怎么安抚这广大的马格遗孀们呢?办一场葬礼是不错的决定。

 这股「马格LOSS」(失去马格)怨潮,甚至催生了一部《六神合体》的电影版,儘管当年为热门电视动画制作电影版本,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因为这股马格LOSS潮,导致制作公司在不到 10 个月内,就赶出了一套电影,抢在《六神合体》电视版完结篇之前上映。

剧场版火速上映 图片来自:钢鉄サンボ@koutetusanbo

 这可是 1982 年发生的事,各位孩子们,如果你们的爸妈抱怨你们太痴迷《鬼灭之刃》,别忘了,40 年前可是有许多尚未成为父母的孩子们,展现了极其强大的粉丝动员力量——不过拜託你们,别学他们一样寄刀片给制作公司…

 《北斗神拳》人气不衰的角色「拳王拉欧」,也在 2007 年有过自己的葬礼——当时葬礼的名称还取得跟拉欧一样非常霸气:「拉欧昇魂式」。儘管这场霸王昇天告别式办得隆重,还在真正的寺庙里举行,请来真的住持与和尚们念经,但是漫画《北斗神拳》早就在 2007 年将近 20 年前就完结了——拉欧早就死得透透了。这场葬礼的举办目的不是在安抚粉丝、也没有什么安抚社会的重大意义,充其量不过是为了《北斗神拳》新电影版的诡异宣传罢了,儘管如此,这场拉欧昇魂式,却也聚集了高达 3 千名粉丝,前往悼念这位在不存在的 20 世纪末逝去的霸王。

拉欧昇魂式 图片来自:Gigazine

当时的新闻报导画面 图片来自:narajin

3000人聚集在高野山东京别院悼念 图片来自:お茶とカラオケの日々

 令人喜爱的漫画角色,继续在不同的漫画里,以悲哀地、壮烈地、讽刺地方式死去,但是漫画角色告别式,如今却已经好几年没听过了。可能是因为,在现代的动漫作品里,生死已经不再是巨大的鸿沟,如同《火影忍者》可以复活死者、甚至像是《咒术迴战》的主角虎杖,嚮往着「正确地死去」,使他在每一场战斗里,无不採取捨命式的全力输出。

《咒术迴战》虎杖 图片来自:アニメ!アニメ!

 另一方面,在如今动画、漫画、电影、游戏、舞台剧、包含週边产品与现场活动所集结的巨大跨媒体企划里,一个死去的角色,可能以另一种形式不断在另一个媒介里「复活」,甚至无止尽地「重现」他的壮绝之刻。《航海王》的「火拳」艾斯似乎就是最完美的代表性人物,虽然他已经早在数年前的漫画里往生,但他却不断地在游戏、或是漫画的回忆情节等等地方再度出现,感觉某种程度上,他并没有与读者们「永别」,而只是站在稍远一点的距离之外而已。

 今年九月开始的《航海王》艾斯外传新连载 图片来自:アニメ!アニメ!

1:1 千阳号所在地的拉格娜登堡有着艾斯 & 白鬍子的坟墓

 如同美式漫画里的英雄们,死了又复活,日式漫画里的死亡,也越来越像是让角色们放一场长假,这些我们喜爱的角色死去后,有一天会以另一种形式与我们相会,漫画角色葬礼不再为任何人送终,这种追思形式却似乎先行走进了回忆之中——然后以另一种形式复活。看看当今创下日本电影史上票房冠军新纪录的《鬼灭之刃》,它的光荣甚至与电影《玩命关头7》的全球票房热卖起因如此类似:有一群高喊着「大哥没有输」的热情观众们,持续含泪高举着电影票,进戏院去为他们的大哥炼狱杏寿郎,送上第 N 次的终。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