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uber】夸时代(四)

本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喧闹的人群即便在寒冬之际也未曾退减,人声与电子音交汇出奇妙的旋律。虽然嘈杂,但并不令人生厌。这里是秋叶原,被冠以二次元文化圣地的电器城。我和紫苑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已经等待了四个小时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等下去。因为有值得等待的事物在这里,无论多久都能令人不厌其烦地伫立凝望。

Akukin咖啡馆,现如今是秋叶原最受欢迎的女仆咖啡馆。为了保障每位顾客均有参与的机会,咖啡馆既会在现实中进行固定售票,也会在网络上进行公开售票——当然结果往往是在一瞬间宣告售罄。如今围聚在咖啡馆门口大排长龙的那些人,大多是没有抢到网络招待券的倒霉蛋们。

啊,我似乎没有资格说他们,毕竟我也没有抢到票。幸运的是紫苑预定到了双人票,所以我们早早地来到了秋叶原,却被告知这张招待券在是下午茶时间、换言之是14点到17点之间使用的。来都来了,总不能再坐车回去。我跟紫苑在电器城里逛了一上午,回过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大堆阿库娅的周边商品。疲惫了一上午的脚踝又疼又痒,若是再不找个落脚点的话恐怕等不到下午就筋疲力尽了。

我和紫苑选择了一家开在Akukin咖啡馆对面的女仆咖啡馆,这家女仆咖啡馆是以兽耳元素为主打的,店员们都是清一色的兽耳娘。我看到店里坐着的客人大多提着阿库娅的周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Akukin咖啡馆。

与其他商品不同,贩卖阿库娅周边的商家必须提供由厂家专门生产的手提袋,以此防止盗版商品的流通——话虽如此,湊阿库娅的盗版商品还是层出不穷)。

「大家都是为了Akukin咖啡馆来的啊……」

“啊…抱歉,已经没有座位了……”

等到我们付完账后,店员小姐才突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看出她应该是这家店的新人,大概率是趁着寒假的时间来咖啡馆打工。

“那个…现在就给你们退款……”;

“不用不用,我们只是想找个落脚点而已。”

我和紫苑婉拒了店员小姐的请求,正准备靠着墙壁的一角睡上一会,耳边却响起了一个温和的声音。

“让主人干站着可不是女仆该有的做法,不介意的话,要不要来我的房间休息?”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戴着黄色兔耳的年长女性。她的胸前挂着一面金色的兔子形铭牌,上面写着“Melody”。见到女性的出现,年轻的店员小姐连忙尊敬地向她行礼,脸上露出了抱歉的表情。

“对…对不起店长桑,我……”;

“没关系啦,不是你的错。”

Melody女士轻轻摸了摸店员小姐的头,重新把目光投向我和紫苑二人。

“那么,要来吗?”

盛情难却。而且不知为何,Melody女士的笑容中给我一种莫名的亲切感。紫苑还在犹豫,我则率先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了……”

尚不等我思考自己为何会答应得如此草率,我便被房间里的布置惊呆了。这里的惊呆主要是由于高度的反差萌,要知道,这位Melody女士的年龄怎么说也已经超过50岁了,然而她的房间却摆满了可爱的布丁狗玩偶。虽说这是以“萌”文化著称的秋叶原,但我一开始仅仅把她当成一名拿女仆咖啡厅来赚钱的投资者。像这样,本人也拥有着一颗粉红色少女心什么的…说实话吓了一跳。

“坐吧。”

Melody女士拍了拍身下的床褥,示意我和紫苑坐下。紫苑有些难为情——既是怕生,又害怕自己的裙子弄脏了Melody女士的被子。倘若放在平时,我的社恐属性恐怕比起紫苑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今天的我却意外地大胆,在距离Melody女士很近的位置坐了下来。紫苑见我先行就范,也只好害羞地坐在了我身旁,从嘴里发出几个微弱的音节:

“谢谢……”

Melody女士莞尔一笑,随即便进入话题。

“你们也是为Akukin咖啡馆来的?”

随着Melody女士的发问,我忽然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在人家的咖啡厅歇脚的目的只是为了去对面的咖啡厅,这样的话未免有些难以启齿。但回想起进门时看到的那一个个全副武装的crew阿宅,这种尴尬感便缓解了许多。

“是的。”我点了点头,“本来是想直接去Akukin咖啡馆,但是因为搞错了时间段所以在秋叶原城里闲逛了很久,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了。”

“欸~这样啊~”

Melody女士认真地听着,微笑着点了点头。她越是和蔼,我就越是不解,这种疑惑终于在Melody小姐点头时达到了顶峰,所以我问了出来。

“Melody女士,为什么要在Akukin咖啡馆前开咖啡馆呢?”

无视紫苑慌张的拉扯,我盯着Melody女士的眼睛,认真地询问道。

“难道,Melody女士的目标人群就是这些为了Akukin咖啡馆而暂时歇脚的crew吗?”

这毫无疑问是很不礼貌的问题,但是不知为何,我却直率地说了出来。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有让我信任的资格,所以我把心中所想一字不动地复述出来。即便如此,随着话音落下,我依然感到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与之相对的,是Melody女士脸上波澜不惊的笑容。

“并不~”

她像之前抚摸店员小姐那样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礼貌地回答道:

“我在和Akukin咖啡馆竞争哦~”

“……这可以被称之为竞争吗?”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店里几乎所有的顾客都是为了Akukin咖啡馆而来的,您的竞争,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吧?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店员们也更愿意去Akukin咖啡馆工作才对。”

Akukin咖啡馆的招人标准与其他女仆咖啡厅不同,应聘者首先必须出示自己的“湊-阿库娅证”。所谓“湊-阿库娅证”,是所有的阿库娅就业者所必须考取的证件,难度要更甚于阿库娅课教师所需要参加的“阿夸力测试”。能够获得一张烫金的“湊-阿库娅证”,可以说已经走上了成功的道路。因此,Akukin咖啡馆所开出的工资也比其他的咖啡馆高出数倍不止。对于我这样以成为“湊-阿库娅”为目标的学生而言,“湊-阿库娅证”是比高校录取通知书更加令人神往的东西。

对于我的话,Melody女士作出了我完全没有预想过的回应——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并不是自嘲,也不是冷笑,而是真心实意,因为感到有趣而忍不住发出的笑意。

Melody女士抹掉眼泪,忽然换作一副教师般的认真表情,鼻梁上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副圆框眼镜。她清了清嗓子,继续着刚才的话说道:

“你知道全盛时期的hololive有多强大吗?”

全盛时期的…hololive……

因为Cover宣传吸毒是重要的历史事件,它的历程当然也在我们学习的内容当中。不如说,如果不是它的影响力过于庞大,也不会造就现在的世界。

公元2025年,hololive完全垄断了虚拟主播行业。出道即金盾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社内主要由千万订阅的主播构成,作为头牌的湊-阿库娅更是拥有着数量超过一亿的粉丝。在她们的影响下,“加入hololive”成为了虚拟主播出道几乎唯一的途径。那些没有加入hololive的人,要么是能力不够未被选中,要么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单纯享受直播的乐趣。

“然而,即便在那个时代,依然存在着努力直播的企业势。”Melody女士静静陈述道,“阿库娅或许要比其他的Vtuber更加有魅力,但是她的魅力却不能掩盖形形色色Vtuber们独特的光辉。这家咖啡厅也是,虽然许多顾客是为了Akukin咖啡厅而暂且歇脚,但实际上周围的咖啡厅并不少见。即便如此,顾客们大多选择我们而不选择其他的店,这是因为我们的店确实足够优秀,值得被人所喜欢。”

“如果所有的人都想加入hololive的话,企业势的多样性就会减少。如果所有人都想成为湊阿库娅的话,Vtuber的多样性就会减少。即便再怎么创新,阿库娅终究是阿库娅,没有人能够取代她的地位。所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比阿库娅更优秀的主播,才能推动V圈的进步……”

“不是吗?”

见我听得有些入迷,Melody女生一个脑瓜崩把我弹醒。屋内的空气实在过于温暖舒适,再加上一上午的疲劳,很容易昏昏欲睡起来。实际上,我身后的紫苑已经抱着我的腰打起了呼噜。我安顿好紫苑,揉了揉眼睛,重新与面前这位和蔼的女性对视。

“您说的没错。”我认真地点头,“但是,我还是想要成为湊阿库娅…不,我要超越那个最初的湊阿库娅,成为最优秀的湊阿库娅。”

“哼哼,很有志向嘛。”Melody女士再度揉了揉我的脑袋,却没有把我的头发弄乱,“难道这次来秋叶原也是为了这个梦想吗?”

“……是的。”

犹豫片刻,我对Melody女士的问题表示了肯定。

还有几天就是1月24日了,这一天是湊阿库娅和hololive第一次登上演唱会舞台的日子。同时,也是“湊-阿库娅证”的考试之日。在为期两周的旅行中,我和愛繋璃阿姨做了一项约定:如果我能够考取“湊-阿库娅证”,她就会说服久美子祖母,允许我成为一名湊-阿库娅。但是如果我失败的话,就要按照久美子祖母说的,普通地考上大学后,作为一名普通人就业生活。这次来Akukin咖啡馆,实际上也是想向女仆们咨询“湊-阿库娅证”的考试秘诀。

虽然“湊-阿库娅证”的报考条件是已满18岁,但报考参加的大龄妇女不在少数。由于法律规定挖掘虚拟主播的中之人信息是严重违法行为,所以大多数人早已舍弃了对中之人的臆想。Youtube一项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在以“湊-阿库娅”形象活跃于网络平台上的10万多名虚拟主播中,30岁以上的中之人占到50%以上。可见,湊-阿库娅已经成为大龄待业妇女们改变命运的职业选择。

我在2030年1月1日出生,今年刚好满足了报考的条件。在我出生前的前一天,也就是2029年的12月31日,初代湊-阿库娅宣布永久停止活动,于是我的人生与这位梦中的偶像很巧妙地错开了。每每听到大不了我几岁的青年们谈论起小时候观看过的湊-阿库娅直播,我便感到羡慕不已。

命运真是会捉弄人啊。

不过虽然自己说这种话有些自大,但我一直把自己当成湊-阿库娅的转世。我一定会继承湊-阿库娅的名字,并且要比初代做的更加出色——十多年来,我如此坚信着。

确定祖母睡着了的时候,我常常会戴上耳机,去观赏那不知回放了多少次的影片。

湊-阿库娅最后的直播。

影片中的阿库娅依然是元气满满的表情,但声音却显得有些憔悴。与往常不同,这次的直播是竖屏模式。整张屏幕被阿库娅的立绘所填满,伴随着一连串红色的弹幕飞速,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konaqua~这里是hololive二期生的,湊-阿库娅desu…”

“今天呢…要说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

“大家的偶像湊-阿库娅,今天…真的…毕业了……”

“看来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呢…对不起,我也想要陪伴大家更长的时间,但是人生难免有分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以希望大家能够打起精神来…对,就像黑人抬棺一样,愉快地把阿库碳送走吧!”

“欸?哭…啊,没有…没有哭…刚才没有哭…呜……这样不行,要打起精神来才行……咳咳,konaqua~湊-阿库娅desu~能听见吗?”

随后便是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弹幕早已被清一色的红地毯所覆盖。恍惚之间,一道重重的钟声敲响。湊阿库娅的声音戛然而止,黑色的屏幕逐渐被熟悉的ED动画所替换。

To Be Continued

前篇: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