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对A-SOUL的看法

小提示:文章中的有颜色的字都是非常方便的超级链接哦~

关于作者

大家好!就在昨天,来自A-SOUL贝拉斩获了Bilibili直播万人舰队成就。我作为一个亲历者,也有感而发,想真情实感地写篇专栏。同时也希望对A-SOUL感到好奇的路人通过这篇专栏,能够从一个稍显严肃的角度来了解A-SOUL

关于我,我是一个老B 站用户了,同时也是一个从虚拟主播行业发展开端就对这个领域持续关注的人。本文想从一个观察者的角度出发,谈谈我个人对A-SOUL的理解。拒绝阴阳怪气,也拒绝引战。如有错误,请批评指出。

风从何来

要介绍A-SOUL,就不得不介绍这个企划所在的虚拟主播这个行业,因为无论是否承认,A-SOUL的发展到现在的各个事件,客观上都脱离不开这个行业发展的环境和进程。(关于虚拟主播行业的内容本文不会深入涉及,仅介绍相关事件。)

虚拟主播的出现,来源于一系列新技术在直播和视频行业的具体应用。传统的直播,一般是主播通过摄像头捕捉画面,并播放给观众,观众通过在线评论来与主播交流,从而共同获得良好的互动体验。

而虚拟主播则是引入了数字化的技术,通过动作捕捉(动捕)将主播的表情、身体动作数据抓取出来,应用到3D或2D的模型上,并播放给观众。我们一般把这样的虚拟主播称为V(国际上有流行的视频平台叫Youtube,它的视频上传者称为Youtuber,而上面的虚拟主播则自称为Virtual Youtuber,简称为Vtuber。B站的视频上传者自称为UP主,于是B站的虚拟主播则自称为Vup,统称为V),其中扮演虚拟主播、负责提供动作、表情和声音的“演员”,一般称作“中之人(中の人,来源于日语),而其中角色的虚拟形象,如3D或2D模型,一般戏称为“皮套(“中之人”因此也被戏称为“皮套人”),而整个虚拟主播行业则被称为V圈

这样,区别就产生了。虚拟主播由于画面可以完全来自于建模和特效,因此可以实现许多现实中难以实现的效果。同样的,观众也因为看不见活跃的角色背后的中之人的外貌,从而能够更有互动的沉浸感。更能接受虚拟主播的各种有趣的人物设定,如天使、恶魔、机器人等。

虚拟主播在早期的代表人物为绊爱,是走3D的路线。人设(人物设定)是人工智能(AI),但由于其中之人的性格比较蠢萌,后来观众也将戏称其为人工智障。其划时代的强悍技术力、高质量的人物模型、讨喜的中之人性格与有趣的内容产出让她在当时稳坐虚拟主播榜首,无出其右。

随后大量的虚拟主播开始涌现,大家凭借着兴趣和创意,借助市场上的现成技术甚至通过自学程序的方式,进行着内容产出。这个阶段的虚拟主播大部分都是个人势(指个人或小团体为主导进行内容产出,词语来自于日本),评价的指标为人物设计与内容产出的质量。可以说这是虚拟主播行业、概念和观众发展最快的时代,我愿称之为物种大爆发或是百家争鸣

但无法忽视的是,虚拟主播的门槛是不低的。资金方面,动作捕捉设备、建模、特效、作品产出都需要持续地投入,这会让初创、人气少的主播持续承受巨大的压力;但更难的还在技术方面,技术进步带来了更加高质量的产出,而高质量的产出又会通过扩张粉丝来反哺技术的进步。这就形成了滚雪球的效应。

逐渐的,也是不可避免的,资本进场了。资本给速生速死的虚拟主播行业带来了一股新的势力——企业势(与个人势相对的概念,指由大团体或企业资本支撑的虚拟主播)。充足的资金和稳定的技术支持赋予了虚拟主播更加高质量的作品产出,也让主播从单打独斗形成了一个个团体,团体内的高频互动也对作品产出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一时间,大量的个人势主播被资本“招安”,有资本支撑的初创团体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个人势快速凋亡。

新的纪元,来临了。

无法忽视的伤疤

正当国外(特别是日本)的V圈快速发展的时候,国内的V圈却给人一种像是寄人篱下奇怪感觉。不可否认,从行业开端到现在,日V(来自日本的虚拟偶像)即使在国内V圈中,也一直处于“统治”地位。而国内的虚拟主播,包括其中的企业势,都在国内行业中一直出于某种“小众”地位。有人说,“不说日语的V就没有那个味儿”。的确,日本在动漫、二次元、虚拟主播领域的发展一直都处于领先地位,市场与文化发展比国内要成熟得多,对国内的相关领域是天生带有“文化优势”的。而国V(国内的虚拟偶像)常常是站在学习、模仿和配合者的地位。这差距是现实存在的,无法忽视。

在日本虚拟主播行业开始出现内部竞争的同时,日本一些头部虚拟主播资本早就注意到了大洋彼岸的这片蓝海市场。因此,以白上吹雪的新春B限(Bilibili限定直播)为标志,来自日本的头部虚拟主播团体Hololive正式入驻B站,风靡一时,真正地把企业势虚拟主播的醍醐味带给了B站的观众。

Hololive的入驻也带给了国V一段痛并快乐的时期。成熟的跨国文化企业的进驻粉碎了国内尚在初期摸索的个人势的希望,但又快速地将国内市场催熟。也就在这个时期,国内的虚拟主播团体开始出现,但却以小众的姿态服务于一些“听不懂日语想听汉语”的观众。

随后是一段时间的平台期。虚拟主播持续产出,观众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企业能拿到自己想拿的。特别是在国内V圈,观众对于日V普遍抱着“热情好客”的态度而支持着。而外国主播则常常通过学习中文(只是有些V学来学去也没学会几句)、学习中国文化、看中国有趣视频和与国V联动为题材来回馈。文化交流也算是其乐融融。

但好景不长,一个事件给国内V圈带来了地震。Hololive因用人不善,加上疏于管理,聘请了以无下限整活为卖点的某人作为其公司的虚拟主播,后该主播因恶意整活、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让国内绝大部分观众自发的发起了对Hololive的抵制活动,要求Hololive处罚相关主播。而Hololive对该事件的处置轻描淡写,发布通告也含沙射影,甚至污名化国内的抵制活动。舆论瞬间被引爆,Hololive也强硬宣布放弃中国市场。国内的观众也采取强硬的对抗措施,使用技术手段(该手段命名为独轮车,简称“”)来针对涉事主播进行惩罚,如在其直播的时候注入无关弹幕破坏直播体验等。

看似这是一个小水花:只是一个企业与一部分粉丝的针锋相对。但由于当时国内V圈可以说被Hololive垄断,Hololive的退出甚至导致一部分V圈观众落到“无V可看”的境地,一些观众甚至开始“反思”是不是爱国“过了火”,当时国内V圈环境的病态可见一斑。

国V的春天同样也没有因此到来,由于习惯还存在惯性,加上日V国V的水平差距确实还存在。很多观众要么退圈、要么“换个日V”,而改看国V的浪潮似乎并算不上主流。国内V圈对于日V的巨大需求缺口促进了一些人气较小的日V进驻B站,甚至还出现了某些日V初来乍到B站就达成一夜千舰的状况。这种“繁荣”态势被人形象地称为Hololive的“鲸落”事件。这不是对任何人进行批评,而是说在这个特殊时期下,这样的现象级事件,在之前是难以想象的。

在这繁荣的背后,我感觉国内V圈弥漫着一股“绝望”。大量被伤害到的观众要么应激性地对V圈敬而远之,要么弥补性地在其他日V身上一掷千金,要么就推着独轮车去了外网,留下悲怆的身影。然后大家都以“乐子人”(什么都不管,只为了找乐子)自居,似乎只要自己不在意任何事情,别人就无法拿任何事情来伤害自己。

生不逢时,却又恰逢其时

突然,有新闻来了。

乐华娱乐字节跳动合作推出的A-SOUL企划发布了。

一时间炸开了锅。

乐华娱乐是娱乐公司,旗下的艺人有韩庚、王一博、孟美岐等;

字节跳动是科技公司,旗下的产品有今日头条、抖音等;

对圈外人来说,乐华娱乐就是流量明星、消费文化和饭圈的代名词,而字节跳动就是资本的化身。这两个“恶”交织在一起,发布声明要进入本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国内V圈。这令人本能地感到恐惧。大家害怕打榜、粉丝等级制度、以至于资本对观众、对中之人的剥削。

不得不说,当时的不少人都被这个企划激怒了。已经被“玩烂”的V圈,还要被资本觊觎,来搅混水分一杯羹。

“国内的V圈还能更烂吗?”

哪怕是“乐子人”也绷不住了,“差不多得了”弹幕在企划发布的视频中刷屏。目的也十分明确,就是抵制这个企划,希望它能够望而却步。

现在来看,对于一个企划而言,最差开场的话,也莫过于此吧。不知道当时的五个成员看到这个情况,心里是什么感受。更难以想象,后来第一个开始活动的成员,是经历了怎样的思想准备。

但客观的讲,这对于A-SOUL而言,不算太差,因为A-SOUL,注定是一个会成功的企划。而这样不利的舆论开局,反而会为后来的活动起到更加积极的影响。

A-SOUL究竟有什么不同

A-SOUL的成员有五人,分别是向晚Ava,粉丝名称:顶碗人)、贝拉Bella,粉丝名称:贝极星)、珈乐Carol,粉丝名称:皇珈骑士)、嘉然Diana,粉丝名称:嘉心糖)和乃琳Eileen,粉丝名称:乃淇淋)。其中,向晚、嘉然和乃琳是娱乐圈中类似素人的角色,之前接受过多少艺人的训练。而贝拉和珈乐据说是乐华娱乐的练习生后转到这个项目中的。从人员配置上说,放在娱乐圈可能属于不伦不类,但放在V圈中,实属是顶级配置了。

举个例子,昔日垄断的Hololive和彩虹社(另一个主流的虚拟主播团体)每年都会聚集起主播举办几个类似于演唱会一样的舞台,供粉丝买票参加。其中一个广为流传的梗,说的是:“你看Hololive的舞台就是很水,几个角色在舞台上蹦蹦跳跳,而彩虹社的舞台,成员不仅会排队形,还会翻跟斗!”,意思就是说Hololive的票价比彩虹社贵,但表演的内容却令人感到不值的意思。虽然从这个段子是为了讽刺Hololive和粉丝的,但从中也能看到相关的主播的业务能力水平大致在什么档次。(当然也与中之人是否有专业性有关系等,但此处不展开)

而A-SOUL不同,A-SOUL执行的是类似于练习生的管理模式。每周都会学习和表演新的舞蹈和歌曲,再加上成员基础能力优秀,或是已经接受过系统训练,加上设备与技术的高度保真,能够每周多次地为观众带来超出以前一年才几次的、花钱才能看到的、演唱会级别的内容产出,甚至其中有相当比例的作品都含有高质量的艺术表达。则常常让观众自发地提出:“这是我免费就能看的吗?”等的疑问。A-SOUL与其他虚拟主播的与众不同也让观众反思以前的虚拟主播都是“摆烂收租”(不付出努力却想收钱)从而对其他主播进行批评。

我不赞成“摆烂收租”这个词语,因为不是所有虚拟主播都具有表演的需求,也有日常陪伴闲聊型的等,而且还会涉及到各种客观条件限制,如资金,场地,个人能力,投入产出比等。但不得不说,确实有不少人就奔着拿到一副好看的皮囊、用良好的声音条件就可以在V圈混下去的心态在做虚拟主播。

可以说,A-SOUL是真正满足了国内观众需求的企划。交流没有阻碍,玩的梗也一点即通。向晚、嘉然和乃琳三位素人的杂谈能力十分强大,贝拉、珈乐两位练习生分别在舞蹈、唱歌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向晚的才气和直爽,贝拉的舞蹈和单纯,珈乐的🎤(我是指唱歌能力),嘉然的可爱和调皮、乃琳的稳重和感性;【瞎总结的,真人比我瞎写的复杂又美好多了,相信我】。而以上的一切,都是基于技术、资金与个人的努力,缺一不可。因此,A-SOUL才会如此与众不同。

一句话总结,你们干的好啊!

我为什么喜欢A-SOUL

我其实在A-SOUL企划视频发布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关注到了,首先企划给我的感觉还挺中性的,虽然从人员的剪影里发现一个及其醒目的螺旋双马尾(就是你!向晚!),让我觉得这个企划怕不是对二次元有什么误解。但由于刚一开始还什么都没看出来,也就没什么感觉。不过看到满屏的充满恶意的弹幕,我也表示理解。毕竟当时的气氛,我能感同身受。不过我现在庆幸的是,我并没有加入其中,仅仅是旁观了一瞬而已。

因为从企划视频发布到开始正式活动之间隔的时间太久了,我就把这件事忘了……。直到我看到了那个传世名篇《嘉然小姐的狗》,才想起还有这回事儿。很遗憾没有从一开始就陪伴A-SOUL的各位成员,特别是在一开始最为艰难的时候。不过还好,以后的路我们可以一起走。

对我来说,我自己会为五位成员感到有点可惜。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比如贝拉、珈乐是完全有机会去当艺人的,完全可以打造属于自己本身的名片,成就自己。但她们选择了加入到这个企划,来成就这个“作品”。要知道,虚拟的永远是虚拟的,企划再久也不能将自己最终变成它。这是一条有尽头的道路。

但我又为五位成员能加入这个企划而感到庆幸。

又为什么呢?艺人之路,绝不简单。很多就是一碗青春饭。真要把贝拉、珈乐直接推上传统的艺人之路,就我的了解,不容乐观。而万幸的是,前面提到的那条有尽头的道路,在尽头旁边地方,也许还存在一个拐角。这是保底的好消息,但现在讨论还为时过早。

我们又将去往何处

这一段都是我的暴论,但我是真的这样想的,请大家理智看待。

目前看来,A-SOUL的未来是光明的,尽管现在会和国内V圈有着各式各样的摩擦,但并没有任何根本矛盾,所以不用过多在意。

对于资本、饭圈等大家关心的问题,我觉得还是要警戒,一些事情往往并不是空穴来风。但我预测,在A-SOUL在国V中一枝独秀的时代,这些事情不大会发生。而等未来各家资本遵循相同的模式加入进来,企划之间发生了竞争,到时候才会发生变质。企划之间、各家粉丝之间打着正义的旗号划出边界,决出高下,就必然会发生我们最担心的变化。到时候有解决方法吗?我还不知道。希望大家现在且看且珍惜吧,这会是我们最幸福的时代,且不再会重来。

不得不说,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选择合作并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加入到虚拟主播行业中来,是极其具有前瞻性的一步棋,大局上至少和其他娱乐资本拉开了两个回合的差距。而且我大胆猜测,至少在企划的初期是由字节跳动方面进行主导,乐华娱乐进行配合的。理由是,字节跳动对V圈更加了解,而且更加能从技术方案层面进行响应,且技术开发是需要资金和时间的,而乐华的固有资源随时都存在。

需要说明的是,我认为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的战略制定过程中,应当是受到了Hololive制霸的影响,并对Hololive进行过完整竞品分析的,但并没受到Hololive“鲸落”事件的太多影响;也就是说,即使Hololive“鲸落”事件没有发生,A-SOUL也会按照计划在这段时间站出来,作为屠龙者挑战Hololive,且有足够的信心和准备在日V制霸的环境中闯出自己的天地。而Hololive鲸落事件可能只对A-SOUL企划发布的具体日程安排部分有一定影响。

目前来看,字节跳动具体负责技术开发和日常运营,乐华娱乐具体负责宣发、人事管理以及艺术资源支持。两个公司合作程度很深,双方的战略都触及了高层,应当不只是试试水的程度,应该已经有了后续布局。我的看法是,这是好事。短视和过分逐利会对屠龙者的基本盘造成原罪级别的损害,虚拟主播的观众也值得获得他们应该具有的体验,而不是任国际友人宰割。如果有企业内的人士能看到我的专栏,那么我想对你说,请向营造良好的环境方面投资,不要变得邪恶。

一些疾速问答

Q:“虚拟”是不是“虚伪”?我们看不到真的人,那会不会一切都是RP(Role Play, 角色扮演)?

A:你太小看“欺骗”了。如果仅仅是以为不让人看到本来的外观,就可以完成欺骗。那或许还得再想想。对我来说,人本身的外观只是外观其一,不少人也会被这所欺骗。何况虚拟主播的模型又何尝不是外观其二?而且更有趣的是,在我看来,虚拟主播可能实际上还会比真人更真一点,抛开一些明显是RP的设定不谈,虚拟主播由于与现实中的自己联系较弱,所以才可以没有负担地畅所欲言、释放本我。因此就常常会出现实际性格与角色设定发生冲突的情况。观众也是对此津津乐道。不得不说也是虚拟主播的乐趣之一。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